明生活 – 明日頭條

科幻片的情节,人们最希望和最害怕什么成真?

想让你知道:看科幻片的时候,我们时不时会脑补“如果现实中有了某个技术会怎么样”,但其实有些情节你是害怕发生的。 在看科幻片的时候,我们时不时会脑补“如果现实中有了某个技术会怎么样”,还可能由此开始讨论科技和社会的关系之类的大问题。 Yougov 英国日前以“人们最希望哪种《黑镜》中的技术在生活中出现和应用”,做了一个主题调查。调查涉及1714人,调查中,他们列举了在《黑镜》剧集里出现过的 11 种新技术,让大家选择自己在多大程度上希望/不希望使用它们。 结果显示,最多人(29%)选择了能够记录自己每天看到、听到的东西,然后可以随时投射到屏幕上回放的植入设备,其次是能够通过别人视角看世界的设备,以及让人可以永生的虚拟世界(21%)。 最少人(7%)选择的是人们能够根据彼此的言行互相打分、进而决定福利资源分配的社会评价体系。不过令人沮丧的是,从技术上来看,这个倒不太难成为现实。 从人群细分上看,年轻人和男性更希望使用这些技术。在 11 种技术中,男性受访者愿意使用的程度都高过或持平于女性;而有 9 种技术都是 18-24 岁的被访者最希望使用,并且愿意使用的比例依年龄增加而递减。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发现是,为人父母也许会改变对技术的看法。《黑镜》第四季中有一集说的是一个母亲给女儿植入芯片,这样能够随时知道她的位置、帮她屏蔽一些场景,甚至回放她每天的经历。 这引起了关于隐私的讨论,但受访者中,有 18 岁以下子女的这个群体里有 31%

Read more

60年代小说里头的女性地位,还不如19世纪前

想让你知道:学者们用系统检测10万4000篇小说,发现女性地位不断倒退,还比19世纪前糟糕。 伊利诺伊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者们做了一个测试。他们用一套系统检测了 1780 年至 2007 年的 104000 篇小说,主要聚焦于作者性别和作品中的角色性别。他们本预期看到女性地位在文学领域的逐步提升,然而却发现现实与之恰恰相反——“从 18 世纪到 1960 年初期,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日渐式微的过程。” 这篇发表在最新一期《文学分析期刊》里的《英语虚构文学中的性别转变》,详细阐述了与之相关的更多发现。 数据显示,从 1850-1950 年,由女性写作的虚构文学,在总体中的占比从 50% 下降至 25%,尽管在同一时期,世界见证了第一波女权主义浪潮。“看起来每个时期的学者们都发现女作者数量在他们的时期减少,但是没人愿意进一步推论,1800-1960 年就是个女作家衰弱的过程。”

Read more

新年回家,你是寄身过去影子的客人吗?

想让你知道:对于绝大多数成年人来说,新年回家就相当于一场时空旅行,无论你什么年龄,家中父母都还是觉得你还小。 这里说的对象很广,不管你是事业小成、人生无着、还是刚上大学不不久的新晋成年人,只要回到父母的“地盘”,你都还是变成初中少年。 因为,尽管你一句是成年人,但父母对你的印象没能同步更新,觉得你还小,没能力决定什么是最适合你自己的;觉得你最爱的还是十岁那年一口气吃了好多虾饼、肉干和汽水的小孩。 慢慢地,你觉得你自己像一个客人,因为父母总是给你送上你以前爱吃爱喝爱看的。 《生儿育女不适合胆小鬼》(Parenting Isn’t For Cowards)一书,研究了家庭关系四十多年的心理学家 James Dobson 是如何分享自己的经验的—— “我妈,从来没能注意到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她需要适应一整套新的相处模式(program)。” 这当然很难做到,因为父母对你的印象存档在你离开家去上大学/工作的那一刻,此后每一次你回家他们都从这个存档点读取进度,提取出当时和你相处的经验,来面对一个已经学会自己打怪咔咔升级的你。 所以大致上给你总结了3款对你产生误解型的父母。 1. 你离家在外,能活着回来不容易 你在外面吃了一年不干不净的垃圾食品,你心痛的爸妈早就买好了许多年货等你回家,然后用充满慈爱的目光一边看着你吃,一边开始播放例行饶舌: 可怜啊,也就回家能吃顿好饭,别光顾着夹肉,多吃点菜! 为什么花钱去买这种到处破洞的牛仔裤?很潮咩? 不要穿这种紧身的苦啦,你高中时的那款流行长裤我已经帮你改了,现在看起来像新的呢!

Read more

Hyundai 汽车有一栋全球最黑的建筑物

想让你知道:正在上演的平昌冬奥会上,英国建筑师 Asif Khan 帮现代汽车(Hyundai)设计了一个最黑的建筑物。 说到最黑,你可能没办法想像。 Asif Khan 为现代汽车设计了一栋建筑,它高十米,表面覆盖特殊的 Vantablack VBx2 涂层,可以吸收 99% 的光线,它在白天看起来就像是一黑色的缝隙,也被称作是“世界上最黑的建筑”。 Asif Khan 所用的这种特殊材料由英国 Surrey Nanosystems 在三年前研发,推出之时就吸引了不少设计师和航空工程师的关注。 Vantablack

Read more

整理行李的动画短片,凭什么提名奥斯卡?

想让你知道:在退役 NBA 球星科比·布莱恩的《亲爱的篮球》和皮克斯的《失物招领》包夹下,为《负空间》(Negative Space)的动画短片显得星光黯淡,但是它已经在 137 个电影节上拿下 52 个奖,并且和前两者一同进入了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的决选名单。 《负空间》是一部定格动画,主题非常简单,是父亲和儿子通过整理行李箱这一举动产生绑定——因为父亲经常出差,在时间紧急时往往让儿子一起帮着收拾,所以儿子学会了种种叠衣服的小技巧以及日常用品的收纳。 帮家人收拾行李,是很能让观众产生共鸣的小事。看到一件件衣物被展开又被折叠得整整齐齐、正好塞满一个行李箱,对于强迫症患者而言是莫大的满足。画面干净、朴素、诸多日常用品消除了冷色调带来的疏离,也因而传递出一种暖意。不过这其中包含的情感并不粗浅,也在某个时刻被导演用一句台词点出,堪称最点睛式的总结。 本片其实根据 Ron Koertge 2014 年写作的一首诗改编,这首诗即短片的旁白。导演夫妻 Max Porter 和 Ru Kuwahata

Read more

《百万富翁》推出新的出猫版本,看看那些你熟悉的作弊手段

想让你知道:《百万富翁》要推出新的出猫版本,大家又多了一种“演戏”选择。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将近一半的玩家曾在玩《百万富翁》(Monopoly)的时候作弊。所以在 2018 年,我们决定是时候让粉丝得偿所望 —— 一款真正鼓励你作弊的《百万富翁》” 据 Insider 报道,你熟悉的《百万富翁》游戏将于 2018 年秋天迎来一个新版本,叫做 Monopoly: Cheaters Edition。 要么是偷偷从银行多拿几张钞票,或者和🎲指示走的步数不同但装作若无其事……“任何参加游戏之夜的人都知道,友好地比赛总是会在作弊中升温。”孩之宝游戏部高级副总裁 Jonathan Berkowitz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 游戏的胜利条件依然是在结束时赚钱最多,但作弊版《百万富翁》增加了 15 张作弊卡,抽到的人就需要悄咪咪地完成破坏规则的任务,回报则是免费的现金或房产,但如果被其他游戏玩家抓包,就会被投入大牢。作弊版《百万富翁》特地为此准备了一个手铐。 在游戏的任何时候,15

Read more

隔了7年,日本相机行业终于回暖

想让你知道:当大家在 Instagram 等社交媒体上传美图成为流行后,人们开始追求上传照片的拍摄质量。尽管智能手机的拍照功能越来越强大,但高端数码相机仍旧可以拍出智能手机无法达到的细腻效果,这让它们绝处逢生。 日本照相机映像机器工业会( CIPA )于 2 月 1 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 2017 年日本国内相机制造商共出货数码相机约为 2498 万台,同比增长 3.3%,这是数码相机全球出货量时隔 7 年增长。 CIPA 在接受 NHK

Read more

想结婚?这里有10道人们想了解的问题

想让你知道:这里有10道问题,是情侣结婚前会关心的,或许可以给你多一些思考。 你可能会发现,你现在谈着的爱情,存在一些或真或假的过去、自我幻想的对方、屏蔽缺点的伪装。 一个被荷尔蒙和浪漫影视剧灌满的年轻人初入情场,通常会放大且专注于对方展示出来的优点,迁就对方的生活习惯,即使你受不了,这些都可以被称为“磨合”。 然后相处久了,就开始暴露自己的本性,前后的不一致让对方直呼“你变了”。这些,都是存在一个“不知道该了解对方什么”的疑虑 日本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结婚前觉得完全没啥可担心的日本人只有 12.1%。他们婚前最担心的是“经济”(38%),其次才是“结婚的对象是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人”(23.3%)。而“对方的收入”(5.3%)、“什么时候要孩子”(2.8%)都很少人挂心。 和日本不同,中国人结婚前对“婚后是否跟父母住”最关心,其次是“性生活”、“钱归谁管”,以及“生不生孩子,生几个孩子”。 1. 对对方家人和朋友的看法 婚后会跟父母住吗?过年去谁家?喜欢我的家人吗?多久和他们相聚一次?是两个人的婚姻还是两个家族的婚姻?对我的朋友有意见吗?我们能互相尊重对方的交友自由吗? 这样的问题也许难以正面回答,但坦诚地谈论自己对对方家人、朋友等重要的人,希望对方怎样对待自己的家人朋友,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你跟朋友的关系太近了,我会觉得受到冷落,会嫉妒”、“我爸对节日很重视,买个乳胶枕头讨他欢心怎么样”,即便是让人头痛的“妈宝”,如果伴侣两人立场是统一,那父母朋友的影响就会更加可控。 2. 对性的需求和癖好 即便是亲密的情侣,耻于谈性的人也很多。但性对亲密关系而言又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你有特殊的性癖好吗?有淫妻欲吗?我们的性生活会太频繁吗?性对你有多重要?我们对性的开放程度一致吗?能接受的性活动有哪些?你愿意尝试吗?” 虽然也许许多问题需要性经验的积累才能回答,适时地了解彼此对性的态度既有助于性的质量也能帮助调节性期待。 3. 对经济的态度 钱归谁管?平时点外卖谁付钱?有没有零花钱?希望财务独立还是成为一个“经济共同体”?各自欠债各自还还是共同承担?如果两人收入差距过大要怎么分配支付比例? 即便“向对方公开自己的财务状况、协商怎么处理共同财富”很重要,但人们常会有意识地把“金钱”这个功利性的话题从爱情里搁到一边,直到出现类似“当了 5 年家庭主妇的女性没有工作经验没有一技之长,离婚后一无所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