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生活 – 明日頭條

研究也这么认为,戴眼镜的人看起来更聪明

想让你知道:不过,这些研究都是在欧美进行的。爱丁堡大学的这项研究,样本数达 30 多万,但这些人均为欧洲血统。 戴眼镜的人似乎更聪明?这可能并不只是一种直觉。英国爱丁堡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认知能力与视力具有正相关关系,智商高的人戴眼镜和隐形眼镜的可能性比一般人高 28%。 这项于 5 月 29 日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研究,对认知功能领域的遗传差异进行了研究,是同类研究中规模最大的。 研究人员分析了 30 多万年龄在 16 至 102 岁之间的人的认知和遗传数据后发现,一般认知功能、反应时间和许多健康变量(包括视力、高血压和寿命)之间存在显著的遗传重叠。 具体来说,认知能力高的人较不容易患高血压、心脏病、心绞痛、肺癌和骨关节炎,患抑郁症的可能性也小了 30%,而长寿的几率则高了

Read more

为什么大多数等待客服电话的,是《致爱丽丝》音乐?

想让你知道:美国的一家百科网站 Howstuffworks 最近给我们科普了一下它们背后的套路:这项服务的发展,其实跟心理学也有点儿关系。 客服热线里那些让人烦躁的语音提示和等待音乐,我们都不陌生。 根据 Howstuffworks 的研究,等待音乐最早来自 1962 年一位美国企业家的偶然发现:客户被电话中的音乐声吸引注意力之后,挂断电话的几率会降低。于是他申请了等待音乐系统的专利。2007 年,美国《应用心理学》杂志发表的研究表明,与纯音乐或纯语音相比,“音乐+定期语音提醒”这种组合,在安抚用户情绪方面的效果最好。 研究作者 Anat Rafaeli 对此的观点是,这样的组合能让人有“克服困难”的成就感,就像游戏通关一样,而不仅仅是等待时间长短的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三种理论模型试图解释这种效应: 1. 只有在刻意计算时长的时候,人们才会意识到自己在浪费时间。如果他们觉得“有个电脑在这儿帮我记着呢”,就会“放松警惕”,时间似乎就更好打发一些。 2. 能消除人们对“客服倒底还接不接电话”这件事的不确定感。 定期通知“您前面还有几位在等待”,用户因为不确定感而产生的焦虑也会少几分。 3. 语音通知能让人心里有个底。一旦想好了“我接下来要浪费十分钟”, 打电话的人就不会那么容易发火。就算不怎么乐意,也会尽量选择克服一下。

Read more

代购很好赚,澳洲邮局开了一家“中国直邮店“

想让你知道:澳洲邮局也开始帮着代购做生意了。 在悉尼,澳洲邮局开了一家中国直邮店,不提供邮政服务,而是卖婴儿奶粉、婴儿用品、护肤品和维生素,且售出的商品只能邮寄到中国。 这家店位于查茨伍德城区的维多利亚街上,该城区是悉尼多元文化中心,有 34.1% 的人口血统来自中国。 据去店铺体验过的 Business Insider 记者说,店铺面积不大,有两名工作人员,店内靠墙的货架上塞满了各种婴儿奶粉、维生素和护肤品。 店铺中间位置的货架则摆满了奶瓶、儿童牙刷等,品牌都是中国人经常喜欢找代购买的Swisse、Blackmores、Natio、Sukin、Trilogy 等,货架上的商品名还会配有中文翻译。 相比较同城区的其它商场,这个直邮店中商品的价格要稍贵一些, 会高出 20 美分到几美元不等,其中一种爱他美婴儿配方奶粉则要贵 10 美元左右。只有一种雀巢的奶粉比市面上便宜近 5.5 美元。 澳洲邮局介绍说,这个零售店仅仅是试点,想看下来澳洲的中国游客的消费能力,还没有后续开店计划。 中国人是澳洲海淘的主力军。以奶粉为例,据统计,2015 年澳洲超市销售的所有婴儿配方奶粉中,有一半被运往中国,为了保证国内的奶粉供应,澳洲奶粉限购令越来越严,从最初的每人限购

Read more

美国新生儿的名字出炉,好多 Marvel 英雄名

想让你知道:漫威(Marvel)统治了美国宝宝的未来名字。 最近,美国社会保障管理局公布了 2017 年新生儿姓名统计的数据。有眼尖的网友发现,在前 1000 个最受欢迎的名字里,也藏着漫威英雄们的名字。 蜘蛛侠:Parker 跟蜘蛛侠 Peter Parker 重名会不会也活得像个屌丝?在 2017 年,一共有 5833 个婴儿被美国爸妈起名为「Parker」,其中 1487 个竟然还是女孩。 但这还不是「Parker」作为名字人气最高的时候。2002 年《蜘蛛侠》登上大银幕时,「Parker」在最受欢迎男孩名中排第 126 名,之后人气一直攀升到 2015

Read more

深受硅谷精英喜欢的 Allbirds 终于卖了100万双,是什么来头?

想让你知道:这双鞋除了在美国硅谷科技精英群中非常受欢迎,就连纽西兰总理 Jacinda Ardern 在最近的国事访问中,也赠予澳大利亚总理 Malcolm Turnbull 和他的妻子各一双。 成立三年多,Allbirds 的鞋子以不用穿袜子的舒适性、和可持续的环保理念为卖点,迄今只推出过两种鞋型——跑步鞋(runner)、懒人鞋(lounger)。 《纽约时报》此前评论称,正因为硅谷人倾向于让自己显得专注于工作而无心打扮,这个保守的创投圈才最终选择了 Allbirds。 虽然 Allbirds 没有重塑运动鞋的轮廓,但是它在使用的材料有所创新。 纽西兰国家足球队副队长的 Tim Brown 退休后,2014 年向纽西兰羊毛申请到了一笔研究经费,并在网上发起众筹,最终和联合创始人、生物技术工程师 Joey

Read more

非常绝妙也令人沮丧的封面,《国家地理》也承诺取消塑料包装

想让你知道:《国家地理》杂志还决定为塑料污染这一问题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他们承诺会在发行时取消塑料包装,改用纸质包装。 2018 年 6 月的《国家地理》杂志封面“planet or plastic ”正在网上引发广泛的关注和热议。在画面中,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只塑料袋形成了如同冰川的形状。杂志的高级图片编辑  Vanghn Wallace 、著名记者兼电视节目主持人 Angela Sun 都在 Twitter 上表示道 “这是有史以来难得一见的封面之一”。 另有一位 Twitter 用户写道:“《国家地理》杂志这一期的封面图片非常绝妙、同时又令人感到沮丧。” 这一封面由墨西哥艺术家 Jorge Gamboa 创作,它暗示着我们看到的塑料污染只是“冰山一角”。与之对应的一个事实是:每年,有

Read more

旅游业对气候变化有影响,但主要还是来自飞机

想让你知道:旅游业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 8% 英国《自然·气候变化》杂志 5 月 7 日刊发了一篇关于全球旅游业碳足迹的研究论文。“碳足迹”是指个人或机构因所从事的活动而释放的二氧化碳量。 这篇论文指出,旅游业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 8%,高于此前研究得出的数据。 从 2009 年到 2013 年,旅游业的全球碳足迹从 3.9 亿吨上升到 45 亿吨二氧化碳,超过了之前预计量的四倍。 来自各国的科学研究者组成了这支研究团队。他们的研究方法之一是把二氧化碳排放分别分配给旅行者的居住地(也就是通常理解的旅行出发地),和旅行目的地。 在对 160

Read more

日本寺庙帮114只机器狗举行了葬礼

想让你知道:位于日本千叶县夷隅市的光福寺,最近又承办了一场特殊的葬礼。 4 月 26 日这天,114 只日久失修的 Aibo 机器狗安安静静摆放在祭祀台上。 它们身上挂着标签,写着各自主人的名字和家乡,就像一件件待领的行李。 寺庙住持稍后为它们举行了葬礼。 来参加葬礼的大多是带着银发的中老年人,他们给机器狗写了告别信,然后在一片诵经声中偷偷抹眼泪。 索尼在 1999 年推出 Aibo 机器狗,在当时被称作世界上第一款带有人工智能的家庭娱乐机器人。第一代 Aibo 定价高达 3000 美元,但在开售

Read more

当机场贵宾室变成“菜市场”后…

想让你知道:羡慕机场贵宾室里从容不迫地喝咖啡,坐在落地窗边看飞机起飞降落的“贵宾”们吗?其实贵宾室也未必如你想像的那般高大上,因为涌入的客人越来越多,很多贵宾室已经沦为了“菜市场”。 在机场为贵宾开辟单独的休息区域,这一做法最早出自美国航空,1939 年他们在纽约的 La Guardia 机场设立了第一个贵宾室,将其作为一种促销手段,后来不少航司开始效仿美航,把进入贵宾室当作给高级会员及两舱用户的福利。 (图片来自:Tortuga Backpacks Blog) 后来还出现了 Priority Pass、龙腾出行这样的商旅公司,他们与各航司和机场的贵宾室签定了合作协议,购买了 PP 卡或龙腾卡的用户也可进入签约的贵宾室, 机场的贵宾室每次花费通常在 45 美元左右,你可以享受到饮料、热食、Wi-Fi,诸如香港和迪拜的贵宾室,还提供洗浴服务,当然,很多进入贵宾室的人并不需要花费这笔钱,因为采购这一服务的主要客户其实是银行,他们将贵宾室作为高端信用卡的标配,但随着白金卡、钻石卡的普及甚至是滥发,进入休息室的门槛也就日益降低了,这正是导致如今贵宾室拥挤的原因之一。 (图片来自:Rikomatic) “曾经的绿洲现在更像美食广场。”《华尔街日报》在一篇报道中写道,说这让贵宾们失去了那种自己是“1% 的人”的感觉。 “屋内人满为患,座无虚席,自助餐的食物所剩无几,卫生间地上的全是卫生纸。”一位乘客向该报描述道。有的时候,你甚至不得不等上一段时间才能进入休息室。 贵宾室权益的泛滥,人员的素质也随之下降。旅客放任熊孩子在室内乱跑、打手机高声喧哗、往背包里塞满贵宾室小吃……这些令人不舒服的现象也屡见不鲜。

Read more

张家辉把对动作片和警匪片的理解,拍成了《低压槽:欲望之城》

想让你知道: 由张家辉导演的动作警匪片《低压槽:欲望之城》本周上映,导演张家辉说,这是一部融入了他个人对于动作片和警匪片的理解的电影。 张家辉对于警匪片并不陌生。 成为演员之前,张家辉做过 4 年的军装警察。在后来接近 30 年的演员生涯当中,他也多次和杜琪峰、林超贤这样拍警匪片的好手合作。 他第一次拿到香港金像奖和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演的奖项,就是凭借着和林超贤合作的《证人》,其中张家辉饰演一名职业杀手,面对谢霆锋饰演的警察。 “因为过往我觉得一些动作片都刻意把名字变得特别有杀气,很直接地告诉人家,你进来我就杀。” “但是我同样看重于故事的文戏的分量,我也觉得应该做出文戏的部分也有一定的分量,所以我想找一个比较抽象的天气现象来形容这个戏。” 最后张家辉选择的是“低压槽”。每当低压槽过境,就会带来雨雪、大风,并且由于气压低,会让人产生一种胸闷气短的感受。 张家辉认为电影想要表达的东西也符合这种天气现象的隐喻,没有人喜欢低压槽带来的天气,但是你躲不掉,还是要这样照常生活。 “低压槽“的另一种隐喻则表现在电影的场景设定当中。电影标题中的“欲望之城”被称为孤城。这是一座充满了罪恶的城市,容纳了很多罪犯。 “老百姓都很不开心的一个状况下,大家就都默默接受这个城市的的罪恶。” 为了营造这座孤城,张家辉前往缅甸、泰国等国家取景,然后通过将城市元素重新设计,塑造出一个完全虚拟的犯罪城市。 张家辉在电影中出演的角色名为于秋。他原本是警方派驻在当地黑帮的卧底,因为一次行动失败,他放弃了自己作为警察的责任,也默默接受了孤城无法改变的现状。 但经过一番挣扎,于秋最终决定回到孤城,对此,张家辉的解释是: “总有一些人对维持正义是不会退让的。人性的丑恶还是需要打击。从一开始于秋自愿成为一个警察的时候,他就注定永远都跟罪犯对抗。” 这也是张家辉个人对于警匪片理解的一部分。他希望《低压槽:欲望之城》能够成为“人性故事”,而他想要表达的主题则是“守望相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