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犯的共同点 —— 不觉得自己有错 – 明日頭條

强奸犯的共同点 —— 不觉得自己有错

想让你知道:
强奸犯在犯错后,都不会承认自己有罪。

最近几个星期,全世界女性都在用 #MeToo 标签,把自己被性骚扰或性侵犯的故事发布在社交媒体上。

《纽约时报》日前刊载一片文章《强奸犯是一群怎样的人?》。故事带回到1976年,一名克莱蒙特研究大学(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的博士生,在洛杉矶所有报纸上刊登了一则非同寻常的个人广告,寻找愿意匿名接受采访的强奸者:

图片版权:Samuel D. Smithyman

那名博士是今年72岁的南卡州临床心理学家塞缪尔·D·史密斯曼,他坐在电话前,不知道它会不会响。“我以为不会有人来回应的,但电话却真的响了,而且响了将近 200 次。”

打给“忏悔强奸”的电话来头,有强奸自己所谓“女朋友”的电脑程序员、强奸熟人妻子的画家,还有一位声称为了报复比弗利山庄“有钱的杂种”,进行过10至15次强奸的学校管理员。

史密斯曼最终完成博士论文《未被发现的强奸犯》。结束后他感到非常吃惊的是,这希尔听起来太过正常,背景也非常多样。

最近有研究表明,这些强奸犯最明显的共性不是种族、阶级及婚姻状况等传统的人口统计学类别,而是有着其它模式:

研究发现这些人早年就会开始犯罪。他们可能会和其他也有过性暴力行为的人有所关联。即使承认有过非自愿性行为,他们往往也否认强奸过女人。

很多研究者表示,阐明这些及其它模式是减少由强奸带来的痛苦的最现实途径。

一篇题为《未被发现的强奸犯》(”The Undetected Rapist”)的论文,作者是第一批研究调查性侵犯及相关文章的研究人员之一。

他总结说,这些人助长了人们对强奸犯的误解,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没有暴露在新闻报道或法庭上。

“如果你不了解犯罪者,就永远没办法了解性暴力,”

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由于人们倾向于认为性犯罪是女人的原因造成的,即使男人通常都会承认犯罪。只是,找到正确的研究对象反而让研究变得更复杂了。

早期研究大部分只能依赖于那些被定罪的强奸犯。但这样会导致数据偏差,洛杉矶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心理学家尼尔·马拉穆特(Neil Malamuth)表示,他研究性暴力已经有几十年时间。

监狱里的人通常都是“多面手”,他说:“他们会偷盗你的电视机、手表、汽车。有时候他们也偷盗性关系。”。

但那些承认有过性侵犯的人,以及那些逃脱了惩罚没有被关进监狱的人往往都是“专家”。很有可能这就是他们的主要犯罪行为。

研究表明,会实施强奸的男性往往很早就开始犯罪,比如高中或是大学的前几年,对象则很可能是周围认识的人。

有些人承认自己有过一两次性侵犯就不会再犯了。另一部分人——但没人能说出是哪一部分——则会持续这类行为,甚至还会加大频率。

韦恩州立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安东尼娅发现,表现出懊悔的年轻男人第二年再次犯罪的机率很小,而那些责怪受害者的男人很可能会再次犯罪。

一位惯犯这么说,“我觉得我是在回应她对我的性诱惑。”

让专家们争论不休的是,是否存在一个契机让性侵犯成为一种习惯性行为,惯犯做出的性侵犯比例又有多少。

大部分研究者都同意,偶然性罪犯和惯犯之间其实并没有明确的界限。

亚利桑纳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公共卫生学教授科斯认为,“这是一个程度问题,就像使用剂量一样,”

剂量是指什么?某些特定因素对那些实行性侵犯的男人有着很大影响,研究者称它们为“危险因素”,不过同时也承认,这些人还是对自己的行为负有责任的。

酗酒、对性感到的压力、对“强奸迷思”(rape myth)深信不疑——比如认为女人说“不”就表示同意——对那些性侵犯的人来说都是危险因素。会使用敌对语言来描述女性的群体则又是另一类。

被问到“是否违背被害人意愿”时,科斯博士说被试者会回答“是”。被问到是否做了“强奸之类的事情”,回答几乎总是“不”。

对被监禁的强奸犯(甚至包括那些在冲突地区保留性奴隶的男人),所做的研究也发现了类似的区别对待。他们并不否认性侵犯的发生,但犯罪行为只是现场的“魔鬼”所犯下的。

确实,很多专家都指出犯过强奸的男人还有最后一点共性:他们都不觉得自己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