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不代表认错,那敦马为什么要这么做? – 明日頭條

道歉不代表认错,那敦马为什么要这么做?

想让你知道:
在位22年的前首相敦马哈迪难得昨日做出道歉,但6小时后却强调自己道歉并非认错,顿时泼了许多人冷水。为什么这些年来,大家都想听他一句正式回应?昨日的道歉对选民来说是什么意义呢?

敦马昨日在出席土著团结党代表大会致辞的尾声时,突然做出道歉。“在我结束致词前,我想要道歉,若我说错话或曾伤害任何人,恳请原谅。”

“我如其他人一样,不可能免于说错话或犯错。不仅今天,我过去从政多年也有犯错,我为过去的所有错误道歉。”

可是6小时后的记者会上,他强调“道歉”和“认错”是两回事,因为道歉并不等于承认人们指控他的所有错误。

“身为一名马来人,请求原谅是我们的习俗之一,尽管你可能不知道你犯了哪些错误。至于我是否承认错误,那是另一回事。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谦卑。”

争议性决策有什么?

即使加入在野党“希望联盟”后,让许多以往抨击敦马的人不得不改变立场或选择淡化,而年轻一代除了教科书认识的“发展之父”外,敦马在1981年至2003年期间引发的争议,却不会随着他的立场转移而消失。

1987年,敦马祭出“茅草行动”,逮捕106人和关闭《星洲日报》、英文《星报》和马来文三日刊《祖国报》。2017年,马哈迪对茅草行动的回应表示概括承受,但没有道歉,仅对被扣者遭虐表示遗憾。

1988年,敦马罢免联邦法院院长和几名最高法院法官,造成司法危机。2008年他曾在《太阳报》撰文,表示要他道歉的人是愚蠢的;2015年透露,开除的决定是已故柔佛苏丹伊斯甘达殿下指示。

1994年,削弱国家元首权限,让法案可以在国会通过后,即使没有获得元首御准也可以自动生效。敦马已于2016年8月做出道歉,承认开启错误诠释之门。

80至90年代,国家银行炒外汇案,敦马被指点名必须负责。不过,2017年9月,敦马在听证会上强调自己不曾插手国行事物,所以一切皆不知情。

1998年,敦马革除前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安华在同年因瀆职被判入狱6年;次年,其肛交罪名成立,被判入狱9年。一般认为,是敦马让安华坐牢,但敦马2017年5月表示,不会因为过去的恩怨而向安华道歉。

除了上述事件,其他对敦马的批评包括国产车计划,导致在汽车保护政策下必须购买昂贵的外国车;裙带官联、默马里事件以及林甘影片等等。

敦马(左)2017年到法庭支持安华,媒体誉为那是一场“世纪重逢”。
道歉需受制裁?

著名人权律师周本兴认为,政治人物道歉,仅仅属于一般道德约束的行为,至于会否被追究或者必须受到制裁,则必须从证据的角度出发。

他告诉《明日頭條》,敦马的道歉并没有说明是针对哪件事道歉,只是说为过去犯下的错而道歉。

他说,即使是针对某些案件而道歉,批评者也要掌握证据才能采取诉讼行动。“很多人列下了敦马以前的罪状,他们都是单纯地从表面揣测敦马是主因,可是却没有证据。”

也是时评人的周本兴说,必须了解自己是从何种层面看待敦马道歉。“我觉得要看哪种层面出发,每个人都会犯错,包括你我,这是政治人物的一种道德行为。”

对选情有何影响?

敦马在6小时后的“U-转”记者会上强调,他只是贯彻一名马来人“请求原谅”的习俗文化。本站放大这一句话,请教了时事评论员陈亚才。

他告诉《明日頭條》,敦马的道歉属于“两面手法”,对华裔来说这似乎不够彻底,而对马来人来说,就好像是开斋节的祝福语“Maaf Zahir dan Batin”(原谅有意和无意的过错)。

也是属于烈火莫熄世代的他,认为敦马的道歉比较委婉。“这好像开斋节的祝福语,或者是华人常说的‘多多包涵’,并没有正式到如登报道歉,若日本认错侵略东南亚那样。”

“所以对一些经历过烈火莫熄的人来说,敦马已经道歉,对巫裔来说,他是一名有教养的政治工作者。”

陈亚才说,敦马的道歉可以说扫除了一些日后领导希望联盟的障碍,包括那些早前要求敦马道歉却也支持他的尴尬,种下现在经济和环境的指责等等。

“这个道歉本身,对接下来的领导,其实是有好处的,好处是让他在领导时有游走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