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物骚扰女记者,打招呼轻吻还伸舌头 – 明日頭條

政治人物骚扰女记者,打招呼轻吻还伸舌头

想让你知道:
自从 #metoo 运动涌现后,大家都开始关注性骚扰事件,如今更多的女记者挺身揭露,透露自己曾被政治人物性骚扰,而上司更认为这样可以拿到独家新闻。

《亚洲通讯社》(Asian Correspondent)刊登一则报导,报导大马、印尼和菲律宾女记者受性骚扰的经历。

报导引述我国化名“艾丽”(Ally)的新闻记者谈话,透露她自己曾在2014年,被一名来自执政党的政治人物发送讯息,描述如何“梦见她把他骑在床上”。

艾丽说,这名政治人物曾在受访时,趁助理短暂离开办公室之际抚摸她的大腿,艾丽说上司虽然知情,不过非但没有采取行动,反而认为可以利用这种情况向该部长索取独家新闻;而且编辑同事也要求,她在下班后到酒吧访问该名部长。

根据艾丽形容那一天,部长说司机当晚刚好没值班,所以她必须载该名部长到酒吧,可是部长感觉身处在酒吧与公众场合表现地不自在,所以匆匆喝完饮料和讨论公务后,就要求艾丽把他载回家。

“在抵达他的住处时,他开始向我摸手摸脚,我当时用力推开他,并重复告诉他我不是那种女生。”

但艾丽强调,对方没有因为有关事件而停止向她示好,而且做出这类行为的政治人物,还包括来自朝野的阵营,有不少人曾邀请她出席一些“高级”派对,对方都曾以不当的方式向她求爱。

“当我出席他们的派对时,他们会用搂抱我和抓着我的方式打招呼,然后把舌头伸入我的嘴里。”

她自认难以每次都婉拒邀约,因为一些政治人物会查到其地址,上门载她,甚至一些政治人物甚至会把钱塞入她的钱包,或设法说服她陪他们回家。

尽管她现在已经是懂得区分情况,但她事发时还属于新人,以为这不是性骚扰,而是媒体运作的方式。

一名现身说法的记者为《透视大马》的蒂雅纳(Diyana Ibrahim)。她允许《亚洲通讯社》在报导中,以真名引述她。

她说,她常在早上和晚上收到一名国会议员的讯息,问她是否已有男朋友。她对有关提问感到不舒服,因为彼此的沟通层面已从“专业”(profesional)转为“私人”(personal)。

对于该名国会议员的身份,她形容他已经结婚,但也有不少谣传指他有婚外情。

在一切铺成后,议员最终约她共用晚餐时,蒂雅纳认为其动机总算“明朗”,虽然她已经拒绝赴约,但同事也没有训斥和举报他。

“为了替我们的新闻报导,获取资讯和引用句,我们需跟有权势的人物维持良好关系。结果,一些人滥用他们的职权。”

“很失望,我们的工作关系竟变得如此。这影响到我们的工作、影响我们及让我们感到浑身不自在。”

职场性骚扰无处不在

《明日頭條》网络主编温俊钦,曾经在一次执政党记者会上,亲眼见证政治人物集体言语性骚扰一名电视台女记者。

他说那是在2012年的6月,当时该政党举行高层记者会,当记者会环节开放后,媒体们陆续进入会议室,记者寻找位子准备,而摄影师设置三脚架准备摄录。

当时该名电视台女记者算是著名主持人,因为口条不错而常在外头接下主持兼职,当她进入会议室时,该党副主席询问女记者,“诶,你现在除了当记者,还有主持活动啊?”

女记者笑言,“哈哈,是这样的啦,我什么都做的啦。”

此时,党魁突然杀出一句,“咦。你这句话很危险哦,你说你什么都做?”

语毕,包括女性领袖在内的政党高层抱以大笑,而该名女记者只能用呵呵傻笑回应尴尬。

其实职场性骚扰无处不在,纵然有些人并不在意,但当你越不在意,有意图者就越想测试你的底线,或——试水温,一旦被拆穿,他可能会说“开玩笑而已”,或者说“以为大家很熟了”。

你是否曾经面对,或亲眼见证职场性骚扰?我们想和你谈谈,联络网络主编温俊钦,junqin@medialang.com.m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