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权力优先于宗教自由,冰岛欲禁男性割礼 – 明日頭條

儿童权力优先于宗教自由,冰岛欲禁男性割礼

想让你知道:
冰岛正在考虑通过一项禁止男性割礼的法案,规定除医疗原因外,对男性实施包皮环切术者都将被判处 6 年以下监禁。

这一法案得到了民众和跨党派的广泛支持,如果初审通过,法案将进入数月的委员会审议并最终成为法律,冰岛也将成为欧洲第一个判定男性割礼违法的国家。

冰岛此举引起了欧洲宗教领袖的强烈反对,欧盟主教团主席 Reinhard Marx 称,这是对宗教自由“危险的攻击”。尤其是在以割礼为俗的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世界,由于冰岛当地的医生已经不愿意给穆斯林和犹太家庭的婴儿做割礼手术,教徒们不得不带着婴儿到邻国去完成这一宗教仪式。

冰岛伊斯兰文化中心的伊玛目强调,男性割礼在医学上益处大于风险。“割礼已实行数个世纪,它根植于我们的文化和宗教传统。”

欧洲犹太人大会的主席 Moshe Kantor 呼吁冰岛以开放包容的心态给予他们的信仰以尊重,废止割礼违背他们的信仰,会让信徒在冰岛的生活难以为继。“我们只能假设这种企图禁止犹太教核心仪式的做法源自他们对这一仪式及其对犹太儿童意义的无知,而不是一个透露出冰岛已经不欢迎犹太人的讯息。”

根据《卫报》的报道,目前犹太教和伊斯兰教教徒在冰岛人口中的比例并不高,大约占比 0.07 %和 0.45 %。禁止割礼与其说是针对特定宗教的行为,不如说是冰岛从一个民主自由国家的角度出发,在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上做的判断。

割礼在犹太教中意义尤为重大,犹太家庭的男孩诞生后的第八天就要进行割礼,这被看作是犹太人与上帝之间的契约订立,属于必须遵行的宗教行为。在伊斯兰教中,割礼是男童遵循“圣行”的固有传统习俗。曾经基督教也视割礼为一种契约仪式,只是新约中已不要求信徒进行肉体上的割礼。

4 年前,冰岛及其他北欧国家就对禁止男性割礼有过一次讨论,这是由冰岛一名 16 岁的男孩提出的疑问,他质疑父母是否有权在他还小的时候替他做出进行包皮环切手术的决定。在《卫报》的一次采访中,一位受过割礼的男性曾表示:

“我想掩盖这件事,我感觉被肢解了。我也觉得我父母放弃了我:为什么他们让其他人对我做这样的事?……尽管你们觉得未来是必要的,等到必要的那天再进行吧。”

当时,冰岛监察专员 Margrét María Sigurðardóttir 曾透露,没有相关记录统计出冰岛有多少男孩接受了割礼,这可能是由于这样的手术大多在小诊所里进行。今年的这一法案中也提到,割礼不进行麻醉,且往往不是在医院的无菌环境中进行,手术由宗教领袖而非医生来执行,有很高的感染风险。

但最主要的争议仍在于儿童权利保护和宗教信仰的冲突。法案认为,这违背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虽然父母有权对其子女进行宗教指导,但“这种权利绝不能超过儿童的权利”,出于宗教和文化原因要进行割礼的男孩,应当在他们能够理解这一行为的时候再进行这样的手术。而且目前女性割礼在大多数欧洲国家已经属于违法,冰岛 2005 年以后就已经禁止了女性割礼,男性割礼的禁止也因此被提上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