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跟你开玩笑,Emoji 在美国成为呈堂证供 – 明日頭條

没跟你开玩笑,Emoji 在美国成为呈堂证供

想让你知道:
Emoji 走入法庭了!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小时候看 TVB 的警匪片,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台词。其实,能作为呈堂证供的何止是当事人所说的话,从指纹、 DNA 到电子邮件、 社交网络状态,随着技术和人们生活的发展,可做呈堂证供的变得越来越多。

从某个时刻开始,大家在聊天时常用的 emoji 也走入了法庭。

这个时刻准确来说是 2014 年。在肯塔基有一名女子因为令她的儿子钠元素超标中毒而受审。她的辩护律师为了将她描绘成一位慈爱的母亲,特地翻出了她 2009 年发过的一条 tweet 作证,那条 tweet 里写着“我的 sweet angel 在医院里”,然后加上了一个悲伤的、含泪的表情符号。

匹兹堡也发生过一起案例,一名在实验室工作的研究人员因为用氰化物毒杀妻子而被判终身监禁。其证据之一就是一条带着笑脸 emoji 的,建议她妻子服用他加了氰化物的肌酸来缓解头痛的消息。

而在此之前, emoji 在法庭证供当中一直是被忽略的。

忽略的原因有很多,最基础来说,它不好读。美国有陪审团制度,文字证据通常会通过大声朗读的方式告知陪审团。而只可意会的 emoji 在法庭上不能读出来,顶多只能描述一下,就会造成理解偏差。

顺着这个理解偏差,还有一个更直接的问题,不是所有的陪审团成员都会熟练使用 emoji ,因此即使纳入到证供当中,每个人的理解也会不一样。所以,在美国其实还有很多律师执意认为 emoji 不应该被当做呈堂证供。

但随着 emoji 的使用越来越频繁,频繁到它在一句句子中不再只是点缀而是会用来表达很丰富的意思的时候——泰国都有餐厅直接拿 emoji 当菜单了,拿 emoji 当证供这件事就很难被阻止了。

但是,语言专家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了。从他们的专业角度来看,很多律师在法庭中对 emoji 的解读是不对的。

 

比如这个表情,当年就有人为它到底是祈祷还是击掌引发了一些争议。图源:IOS

 

二是,不同操作系统的 emoji 不一样,可能这个系统里的微笑看起来还挺亲切的,那个系统里的微笑在大家看起来就是嘲讽脸了。

然后现在在法院、律师、语言学家的一通商量下,首先想到的消除歧义的解决办法是:不能只看这一条,得加上上下文语境才行。

在之后,法院又有了新规定,就是必须以对待其他模糊的交流方式,比如手势的处理方式来对待 emoji 。

当然啦,相对来说还是有一些实用的忠告给到大家,至少在美国,枪、茄子和眨眼(winking )的 emoji 如果被用来做呈堂证供,通常都会对发表的人不利。因为他们常被解读成此人打算施暴、此人在发出性暗示和此人自愿接受了某人对其图谋不轨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