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考试季节,印度有个“考试黑手党” – 明日頭條

又是考试季节,印度有个“考试黑手党”

想让你知道:
印度有考试黑手党,在正规就业市场里缺乏合法选择,诚实和不诚实工作间模糊的界限,识别服务市场能力的差距以及获得快钱的,这些势力都使年轻的印度人以欺诈的方式进入经济行业。

上周,一起最新的、广受关注的作弊事件——两张中学考试试卷在考试前 90 分钟被泄露在 Whatsapp 上,德里地区超过 280 万学生被要求在 4 月晚些时候重新参加考试。

15岁的东德里学生 Kirath Kaul 说,他将被迫在本月参加新的数学考试, “这是精神折磨。我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学习,甚至在晚上起床准备。”

作弊在印度早已司空见惯。通过辅导中心老师的搭线、为自己儿子数学考试向“作弊黑手党”团伙支付了 16,000 卢比( 约 950 令吉)的母亲 Sunita 而言,“这不是作弊,这是一条出路。”

印度的考试作弊不光流行,还是有组织的、精心策划的。由于印度每一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学生们渴望通过艰苦的考试以获得印度有限的大学席位的资格,但其中最好的学校的入学率约为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十分之一。

同时,这个每年约有 1700 万人加入劳动力市场的国家,每年只增加 550 万个职位。一个巨大的利益网就从学生和父母的绝望中铺开,每到考试季节,“作弊黑手党”也将重新开始投入工作。

早在 2015 年,一段发生在比哈尔城市的作弊视频流出,显示父母们沿着墙爬上五层楼高的考试中心的窗户,直接给正在考试的孩子们递写满了答案的纸条。

今年,为了确保考试的公正,国家在考场中安装了闭路电视摄像机,并让每个学生将鞋子和袜子留在门外。

光在比哈尔这个全国最穷的城市,2 月份就有超过 1000 名学生因为作弊而被开除。

因为作弊盛行,新闻里时不时发生一些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比如在 2016 年获得最高艺术评分的学生说了许多引来怀疑的话,包括告诉记者她认为政治学是烹饪的研究后,最终被剥夺了证书;2017 年,人们还发现在艺术方面名列榜首的学生原来是一名 42 岁的男子。

在政策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亚 Yamini Aiyar 看来,“这是教育系统败坏的一个非常严重的信号。”她将这种普遍广泛的欺诈归咎于为获得大学资格和专注于建设新学校系统背后的巨大压力,但却对内部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

“研究告诉我们,平均有一半达到学习标准 5 的学生,只能阅读学习标准 2 的文本。” Yamini 补充道,教育系统对教师和管理人员的鼓励方式也是扭曲的,“通过孩子通过考试的百分比来衡量他们的成功、发放奖金。”官员们甚至也被激励去协助作弊或忽视它。

写了一本关于印度年轻人的雄心和奸诈的书的作者 Snigdha Poonam 说,印度的作弊行业已经跟其他类型的有组织诈骗一同激增,比如呼叫中心骗局等,并受到类似心态的驱使。

根据调查报告,印度的社会流动正在改善,但速度还不足以快到能跟上在社交媒体、西方流行文化中长大,并被承诺印度的时代即将到来的新一代的期望。

Snigdha 说:“在正规就业市场里缺乏合法选择,诚实和不诚实工作间模糊的界限,识别服务市场能力的差距以及获得快钱的机谋,这些势力都使年轻的印度人以欺诈的方式进入经济行业。”

“我很担心那些作弊的人会比我表现得更好。”她补充道,“我非常努力工作。但人们只会看到结果,而不是看到有谁作了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