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固邦兴 | 自古情义两难全 – 明日頭條

本固邦兴 | 自古情义两难全

民主行动党士姑来原任州议员巫程豪和行动党高层不咬弦,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即将举行的509大选,行动党宣布徒弟陈泓宾取代师父上阵士古来州议席,更让老巫和行动党高层关系的白热化。

陈泓宾对师父的“告白书”,刘镇东对老巫“循循善诱”,都对他无动于衷,加上士古来草根强烈的支持度,希望还有转寰余地,绝处逢生。

当然我不说老巫的打死不走不对,我也不道行动党高层的策略不妙。只是双方有太多恩怨情仇,剪不断理还乱,公道自在人心,是非曲直由读者判断。

老巫以足球队比喻在地域性持守岗位本分的重要性,他比较熟悉,多年的耕耘,打死不走 。这是他主打地域性服务牌的看法,当然有他的优势。这一点不容置疑。

如今徒弟取代师父,难免有人质疑,老巫当初“瘦田无人争”,“肥田人觊觎”,此乃“借刀杀人”吗?是不是有内情和黑幕?是不是更加排挤和边缘化老巫呢?不是三言两语道尽的。

或换个角度,徒弟代表师父出征,师出同盟,何必分彼此和你我?

拉美士上次大选在野党也只是输掉几百票,也不是说没有胜算?倘若大胜,老巫名正言顺从州议员升级为国会议员,岂不是美事一桩?为何老巫不吃这一套呢?要老巫把眼光看得远,以大局为重!

有人说行动党高层军令如山,打战不听军令不服从跨越成为天兵,违反军纪,怎能以大局为重呢?

反对者和支持者此起彼落,孰对孰错,掌心和掌背都是肉,真是难分难舍啊!

若是选党,陈氏是行动党委任的士古来候选人,只是他是“天兵”,服务当然不比老巫更加有“实力”,选人当然非老巫莫属。

不过我敢断言,老巫纵然不会违背党而自行宣布成为独立人士,时也命也!

我还是希望在大是大非关键时刻,可以有两全其美之计,内耗内斗中伤,只是让人笑话而已。

谁是谁非,我只能说,唯有票箱一开,历史功过才能定夺!

chew

本固邦兴

周本兴是一名执业律师兼作家(麻辣大状),狮子王是陪伴他走过低潮的宠物。著作:法庭恩仇录/我在黑帮的日子/ubah也要跟Law走/🇲🇾Law霸/99情诗/我的忧鬱不是病等。 他也是空中律师/讲师/法律顾问/人权律师/潜水诗人/创意达人/四海为家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