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固邦兴 | 当民粹主义遇上仇恨政治 – 明日頭條

本固邦兴 | 当民粹主义遇上仇恨政治

俄国民粹派当年有句名言:“谁不和‘我们’在一起,谁就是反对‘我们’;谁反对‘我们’,谁就是‘我们’的敌人;而对敌人就应该用一切手段加以消灭。

这句话听起来很耸动,不过把场景搬来马来西亚,是不是贴切呢?大马国人是不是越趋向如此主义和现象呢?

什么是民粹主义(populism)呢?

简单而言,它是平民主义、大众主义、人民主义,这是大众百姓拥戴的混合政治与经济理念。这理念拥护老百姓掌控政治,反对精英或贵族控制政治。

有人说如今几乎每个人都陷入民粹主义,凸显人民的疯狂力量,几乎每个人都高举人民万岁。

内阁解散,还政予民,如今大选在即,人民,再一次体会可以当“老板”的机会了吗?

就在一个论坛,一名马来大叔辱骂领袖们自我陶醉,拟定的政策与民意相左,不与人民同在,引来一阵响应,却被国阵主讲人捧为民粹主义横行的结果。

很显然,当权者一旦听到人民反对声音,就马上标签此人是民粹拥护者,例如近年来我国大大小小的人民走上街头运动,都让当权者视为如此。

民粹主义果真是猛水野兽吗?

一名领袖之所以被选为人民代议士,不是透过人民选票出来的结果吗?

倘若选区规划不妖魔化,票票相等等值,我相信更多符合“民粹主义”理想的候选人将会当选。

人民不是排斥的精英治国,而是排斥精英利用一些制度的漏洞贪污人民任当权者鱼肉,美化经济数字,人民却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于是乎,不满当权者的人民走上街头,抗议腐败政权和“黎麦”经济。这些都是人民深深感受到而不得不所产生的“反射动作”。

因此说人民运动纯粹是民粹主义,恐怕是当权者的一知半解。

撇开民粹主义,反而是我担心仇恨政治的散播横行,如今政治的战争,非黑即白的二元论,一旦遇上死忠愚忠粉丝,独排众议的话,要不然粗言穢语,要不然人肉搜索,总之仿佛置身在战场上,非死即伤。

因此在“民粹”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变成“仇恨”,这就不得不防了!

chew

本固邦兴

周本兴是一名执业律师兼作家(麻辣大状),狮子王是陪伴他走过低潮的宠物。著作:法庭恩仇录/我在黑帮的日子/ubah也要跟Law走/🇲🇾Law霸/99情诗/我的忧鬱不是病等。 他也是空中律师/讲师/法律顾问/人权律师/潜水诗人/创意达人/四海为家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