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全球记者死亡人数已有32人,每年都在增长 – 明日頭條

今年的全球记者死亡人数已有32人,每年都在增长

想让你知道:
若从 1990 年开始算起,全世界已有 2500 多名记者遇害。

“这一天是阿富汗媒体乃至于全球媒体最惨痛的日子之一”,保护记者协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简称 CPJ)的亚洲专员 Steve Butler 说

4 月 30 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生连续自杀式攻击,导致一共 10 名记者与摄影记者身亡。

“无国界记者组织” 指出这次的袭击就是针对媒体从业人员,“这些记者在许多国家被攻击,就是因为他们的报导让某些人感到困扰。”

这一天的上午,阿富汗国安局外发生了第一次炸弹攻击,很快的,许多媒体与记者前往现场第一时间进行报导,此时,一名炸弹客伪装成记者,在现场进行第二次的自杀式攻击,当场就造成 9 名记者身亡。

与此同时,年仅 29 岁的 BBC 记者 Ahmad Shah 在另一个地方则遭到枪手杀害。对于这起事件,阿富汗当地警方表示,枪手的身份不明,正在调查犯案动机。

“这是一次惨痛的损失,我们将会协助记者的家人们度过这次的伤痛。” BBC 国际新闻部的总监 Jamie Angus 发出声明表示

此外,两起连环恐怖袭击还造成近 30 人死亡、49 人受伤。

根据阿富汗记者安全委员会(AJSC)表示,自从 2001 年阿富汗战争开始之后,17 年间至少有 80 名记者在工作岗位上死亡。

2017 年 12 月,英国《查禁目录》(Index on Censorship)曾公布一项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去年全球共有 259 名记者遭到各地政府的逮捕,79 人被杀害。

与一般记者相比,战地记者确实冒着更大的风险。他们深入战区观察现场的状况,为外界带来即时的消息,这让他们暴露在危险当中,而这不仅是因为战争的危险,更多时候,他们所报导的真相与内容,可能会带给当地政府麻烦,并成为许多政府攻击目标。

除了实质上的袭击之外,许多政府会把不实罪名加诸在新闻记者身上,限制他们的自由,或是关进监狱。而这些记者手中往往握有当地政府最想隐瞒的丑陋真相。

挪威导演埃里克·普派(Erik Poppe)曾经改编一名战地摄影记者在阿富汗当地遭遇自杀式攻击的经历成电影《一千次晚安》,由朱丽叶·比诺什饰演该名战地记者。

以土耳其为例,一名被当地政府指控涉嫌恐怖主义的资深记者 Aydın Engin 就说过,“目前(2017 年)至少有超过 160 个记者正在受牢狱之灾。” 此外,有将近 180 家媒体被政府以“推翻国家”、“恐怖主义”等理由强制关闭。

国际记者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简称 IFJ)表示,这两起发生在阿富汗的袭击事件,使得 2018 年的记者死亡人数快速攀升到 32 人。

IFJ 是世界最大的国际性记者组织,成立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与强化记者的人权与自由。全球类似于这样的非营利组织不少,像是无国界记者组织、保护记者协会等。

对此,国际媒体倡议组织要求联合国指派一名代表,此职位的任务就是保护记者。无国界记者组织的秘书长 Christophe Deloire 表示已经将提案正式交给联合国,他补充:“现在,就是联合国指派一名代表,并且向国际社会发出保护记者的声音的重要时刻。”

根据《卫报》报导,除了阿富汗的袭击造成惨痛损失之外,目前有 32 名记者被拘留在埃及,其中 22 个人被拘留没有任何合法理由。一名来自半岛电视台的记者 Mahmoud Hussein 被拘禁了超过 500 天。

BBC 进一步报导,若从 1990 年开始算起,全世界已有 2500 多名记者遇害,每年的记者死亡人呈现增长的趋势,但死亡人数从来没有超过 100 人。国际记者联盟也公布一项数据显示,在这 18 年间各国记者死亡人数最多的前三名国家分别是伊拉克、菲律宾、墨西哥。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袭击案发生之后没多久,刚好就是 5 月 3 日的新闻自由日,今年的主题是 “保持监督的权力:媒体、正义与法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这一天呼吁新闻自由,并且保护媒体。

题图来源:《一千次晚安》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