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勒又再对千禧一代做调查,这次他们眼中的雇主是怎么样的 – 明日頭條

德勒又再对千禧一代做调查,这次他们眼中的雇主是怎么样的

想让你(的老板)知道:
千禧一代的忠诚度下降,更看重企业的多元化和工作的弹性。

德勤公布了 2018 年度《千禧一代年度调研报告》,问了问千禧一代以及 Z 世代对企业和雇主的看法。

这是德勤第七次对千禧一代(1983 年 1 月到 1994 年 12 月间出生)进行调查,受访者总共有 10455 名,来自 36 个国家。他们都拥有专科或大学学历,且全职或主要在大型私营企业工作,过半数受访者来自北美、英国、日本这样的发达市场。另有 1844 名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印度、英国和美国六个国家的 Z 世代(1995 年 1 月到 1999 年 12 月间出生)接受访问,这也是德勤第一次在报告中引入 Z 世代样本。

对于未来,千禧一代感到不安。

在发达市场,看好未来经济发展的不到 40 %,新兴市场的人们还比较乐观,这一比例达到了 53%。Z 世代中的大部分人还未进入工作阶段,对于经济的前景态度更加积极,尤其在新兴市场,78 %的 Z 世代人觉得未来经济尚有发展的潜力。但对于政治和社会进步的预期,无论千禧一代还是 Z 世代都持消极态度。

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担忧的问题也不太一样,前者认为当前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恐怖主义、气候问题和战争,而在新兴市场,犯罪与安全、腐败和失业是人们比较在意的问题。

来源:德勤官网

根据德勤前三年的调研报告,千禧一代对企业积极性和道德规范的印象已渐渐趋向正面,今年对企业的信心却急剧下降,赞同企业遵守道德规范并致力于改善社会现状的人还没过半,高达 75%的千禧一代质疑企业更关注自身而非社会,62%认为企业只想着赚钱,评价是四年来的最低水平。

千禧一代相信,比起政府和宗教领袖,企业家可以为社会提供更加积极的影响。他们不否认已经有企业领导人在推动社会进步方面有所作为,但总体而言,他们实际在生意场上体会到的并没有达到他们的预期,企业还是让他们感到失望了。

落差最大的一点是他们对于企业赚取利润的看法。在企业优先考虑的排序中,千禧一代把这一要素放在倒数第三的位置,但他们认为企业把这点排在首位,期待值与实际感受中间相差了 27%。而在千禧一代认为企业最应该做的两件事上,创造岗位提供就业和推动社会公共事业发展,企业做的远远不够。

来源:Pixabay

对企业态度发生大逆转的同时,千禧一代员工的忠诚度正在下降。有 43%的人想要在两年内跳槽,五年内还想留在同一家企业的仅有 28%。Z 世代短期内跳槽的欲望比起千禧一代更加强烈,上述两点的比例分别是 61% 和 12%。

企业的多样化和灵活性是决定年轻员工忠诚度的关键,除了优渥的薪资,如果一家企业能更有包容度,工作机制更具弹性,它更能够吸引到这些年轻职工。

千禧一代和 Z 世代认为,企业需要包容与尊重不同的想法,员工的构成也应该多元化,应当接受不同性别、年龄、文化、生活方式的员工,多元化的高层团队也会更加看重企业的道德和诚信,更具有革新能力和创造能力,更注重人才的发展和指导。在他们眼中,企业最应该改变的是对教育背景、年龄和性别的看法。Z 世代会比千禧一代更关注职业中的种族、社会阶层、LGBT 和宗教问题。

另外,一种新的工作形式——零工经济正越来越受到关注,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在零工经济中,劳动者通过网站或应用程序承揽零碎工作,薪水和工作量都不稳定,全时投入的可以被认为是自由职业者。过半数(57%)的千禧一代受访者已经将零工经济视为具有吸引力的工作备选,这一比例在 Z 世代中更高,达到了 67%。近八成年轻员工愿意把打零工作为副业。

零工经济吸引千禧一代的地方在于,可以增加收入,而且工作时间更加灵活,他们能够更好的平衡生活和工作,同时可以挑战自我尝试新工作。

来源:Pixabay

在工业不断向智能化发展的情况下,这些年轻的工作者觉得自己尚未准备好应对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下称工业 4.0)。过半数的人认为工业 4.0 会对他们的工作产生积极的影响,也钦佩那些正在向工业 4.0 转型并推进 4.0 发展的公司,但他们对自己是否能在工业4.0时代获得成功缺乏信心。

千禧一代期待企业领导者可以重视对企业团队和员工的培养,以让他们能在应对工业 4.0 时更得心应手。他们觉得最需要企业来帮助培养的软技能是人际交往能力、信心与动力、诚信与道德,而现在的企业还不能为他们提供足够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