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25日,一群来自诺开邦阿拉干的罗兴亚武装分子,对诺开邦近30名安全部队人员进行攻击。冲突爆发后,后者并没有对肇事者采取行动,反而是对诺开邦北部的罗兴亚村落展开报复行动。

这包括缅甸边防军队(Border Guard Police,BGP)和一些当地组织,展开有系统与组织式的暴力行动。

对此,国际特赦组织公布《我的世界毁了》报告,阐述缅甸罗兴亚族如何遭遇灭村对待。

该报告是根据超过150名受访者集结而成,包括透过电话访问调查的方式,联络孟加拉居住许多罗兴亚人的科克斯小镇(Cox’s Bazaar)的难民。

国际特赦组织危机因应总监提拉娜(Tirana Hassan)表示:“这是经过策划的行动,缅甸维安部队残忍对若开邦北部罗兴亚族展开报复,明显企图永远将他们赶出缅甸。这些残暴行动加剧了该区域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

“曝光这些恶劣罪行只是迈向正义长路的第一步,主事者必须受到究责。缅甸军方不能轻易利用虚假的内部调查掩盖这些严重人权侵犯。缅甸军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必须立刻採取行动,阻止他的军队犯下暴行。”

谋杀与屠杀

倖存者描述他们如何跑到邻近的山丘和稻田裡躲藏,直到军队离去。老人和身障人士常常来不及逃离,军队纵火后,活活在家中被烧死。这类的攻击模式不断被复制,在貌夺(Maungdaw)、拉岱当(Rathedaung)和布帝洞(Buthidaung)重演。

然而,维安部队──尤其是缅甸军队,似乎在靠近被攻击哨站附近的特定村庄展开了最致命的攻击。

国际特赦组织纪录在以下5座村庄至少数十人死亡:Chein Kar Li、Koe Tan Kauk、Chut Pyin,均位于拉岱当镇;Inn Din和Min Gyi,位于貌夺。

Chut Pyin以及Min Gyi的死亡人数特别多,至少数十名罗兴亚男女孩童遭到缅甸维安部队杀害。

国际特赦组织访问了Chut Pyin屠杀的17名倖存者,其中6名带有枪伤。几乎所有人都失去至少一名家人,许多人失去了数名家人。他们一致地描述缅甸军队对逃跑的人们开火,系统性地烧燬罗兴亚人的住家和建筑。

上图为56岁的努·爱莎,当时和包括儿子在内的家人于住家听见枪声后,看见数名身穿绿色军装的军人,蓝色制服的边防军队,以及一些当地居民持械走入村内。

他的儿子,莫哈末拉菲克立即将努·爱莎和妻子推出出门,并告诉他们一定要往后山上跑,自己则留下来收拾衣物和一些贵重物品。

努·爱莎告诉特赦组织,儿子最后并没有到山上回合。而那一次被推出门,则是最后一次的肢体触碰和交谈,因为儿子的尸体隔日被发现躺在路边。

上图是12岁的法提玛(Fatima),她告诉国际特赦组织,当他们看到火焰从村庄其他地方窜起时,她和8名手足、奶奶和父母正在家裡。他们一家人赶紧跑出房子,然而身穿制服的几名男性从他们背后向他们开枪,她10岁的妹妹中枪,接着法提玛右腿膝盖后方上面一点的位置也被击中。

“我跌倒了,但我的邻居抓住我扛着我。“,逃难一周后,她终于在孟加拉获得治疗,但母亲和哥哥在 Chut Pyin 遭到杀害。”

国际特赦组织将法提玛伤口的照片寄给法医专家,专家表示这和子弹造成的伤口一致。孟加拉医疗人员形容许多伤口明显地是从后方造成的枪伤,与证人表示是从后方对试图逃跑的罗兴亚人开枪证词内容一致。

上图,是40岁的莎拉·佳涵。她当时身处于被军人放火烧毁的住家内。丈夫和20岁的儿子都在Chut Pyin 被军队袭击而死。

她告诉国际特赦组织,当时和丈夫以及多名儿子在住家,发现附近的屋子被纵火燃烧。家里的男人跑到外头,而她独自留在屋内叫喊寻找最小的孩子。不过,60岁的丈夫沙比乌拉和20岁的儿子欧祖拉被杀死。

“在屋顶着火后,碎片开始掉落到我身上,我被火烫伤,衣服也开始着火。我努力逃跑,可是没有人救我。虽然我在那间着火的家里一下子,但我依然被烫伤。”

“身上的衣服开始着火,我不断地翻滚,一直翻滚到稻田区的水地上,我就这样躺着直到日落。过后我们走了好几天才到孟加拉边境,他们载我到医院接受治疗,留院了好几天,可能超过10天吧。”

“我失去了我的孩子,失去了我的丈夫,这很难受。”

特赦组织将照片发给医疗团队,被告知莎拉·佳涵的火伤属于一级或二级烧伤,伤疤难以痊愈。

刻意烧燬村落

10月3日,联合国卫星运作应用计划(UNOSAT)报告,该计划发现自8月25日开始,在貌夺与布地洞20.7平方公里的建筑物被烧毁。而这份报告也非常可能低估了毁坏和烧燬的规模,因为浓厚云层可能影响卫星侦测的结果。

国际特赦组织检视卫星侦测数据,认为8月25日以来,在若开邦北部至少发生156宗大火。过去5年同期间连一场大火都没有,因为正逢雨季,这强烈地显示这些火灾可能是人为。

事件发生前后的卫星图像比照,惊人地与证人告诉国际特赦组织的证词一致。缅甸维安部队只烧毁罗兴亚村庄或居住区域。譬如,Inn Din和Min Gyi的卫星图像显示,两地有大片建筑物遭火焰吞噬,但邻近的村落却完好无伤,这明显的差异,和罗兴亚居民和邻近村庄其他民族证人均表示,只有罗兴亚人居住的区域被彻底摧毁。

国际特赦组织注意到,至少12多座邻近其他民族的罗兴亚村落发现类似的模式。

索纳米亚,77岁。“年轻力壮的人都可以自我逃离求生,但剩下的老年人却不能。”

强暴和性暴力对待

国际特赦组织访问7名遭到缅甸维安部队施加性暴力的罗兴亚倖存者,其中4名女性以及1名15岁少女遭到强暴,他们当时各自与2至5名其他妇女和女孩一起,她们也遭到强暴。这些强暴发生在国际特赦组织调查的2座村庄:貌夺的Min Gyi以及布地洞的Kyun Pauk。

如同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和卫报所报导的,在进入Min Gyi(当地人称为Tula Toli)之后,8月30日早上缅甸军人追捕逃到河岸的罗兴亚村民,将男人和年纪较长的男孩与妇女和儿同分开。

开枪处决至少数十名男性与年纪较长的男孩,还有一些妇女与小孩之后,军人将妇女分成几组带到附近的屋子裡强暴,之后将这些屋子和村里其他建筑物纵火烧掉。

分享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