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屋檐下的亲人

《赴一场死亡的艺术和节庆》(完)

因为托拉查葬礼习俗规定,家属在还未决定为先人举行葬礼的日期、仪式阶级;或尚无经济允许满足最低4头水牛条件的情况下,他们会暂时将遗体放入棺木搁置在家中,一直到做出决定为止。

本文对象是在托拉查,名为兰德堡(Rantepao)小镇的村落,已经逝世10年却仍未下葬的族领 Pong Masak 。他也是前文提及,资深导游和文化传承工作者亨利的外公。

亨利说,外公的族領身份有些不同,他生前负责掌管村里各户家族的族谱和各个庆典仪式的批阅。

意思是,外公在没有太多记录的情况下,能准确无误地说出某个人的托拉查阶级,从而判断在结婚或葬礼应该采取何种阶级仪式。

“某些人如果将进行婚礼或葬礼仪式,他们都必须来外公这里请教,寻求批准。只要他们说出父母的名字,外公就轻而易举地说出他们是属于哪个阶级,外公的脑海总是有这些族谱。”

Pong Masak 被安放在二楼的左侧的一个房间内,至今已经10年仍未下葬。尽管身为族领的身份地位,但因为家族还未决定下葬日期和方式,所以一直让他继续“同住一屋檐下”。

打开棺木,只看见Pong Masak被完整地包裹放在里头,露出的头部仍可看见已经干燥的皮肤组织、毛发和胡子等等。而且,棺木并没有传出任何异味,亨利解释道, 在外公去世后,家人沿用托拉查保存遗体的程序。

他们会在地板架起一座高台,将遗体摊放在已经铺满香蕉叶上。然后再用竹子往遗体背后的腰部或脊椎处插入,让液体流到高台下的罐子中,在把液体倒到森林里头。

亨利口中所谓的液体,指的是尸水。人体在死亡后,由于机体不再新陈代谢,会产生很多微生物的蛋白质、糖类变质后的产物,里头有大量食腐细菌和真菌,也就是为何大家常说“尸水有毒”。

亨利也说,他见证过一些使用巫术的人,让遗体安放在家中却无任何异味,可是走入脚程往来需要一周的的森林深处,发现巫术将该些尸水“空间转移”到该处了。

在荷兰人殖民以前,托拉查人的最高级别葬礼,必须宰杀一名外村人或者奴隶,再将之放在东阁南的横梁上,象征身份。
白里透红的皮肤,让这种类的水牛成为托拉查最贵的水牛,每头要价4000多美元不等。

分享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