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MF – 明日頭條

让音符在大自然中跳动 (下)—— 民族音乐的舞台

“世界雨林音乐节”设在距离古晋市区约33公里之遥的砂拉越文化村,充满热带风情。文化村内设有砂拉越7大民族的特色建筑物,如达雅民族的各式长屋、华裔农房、本南房舍等,也有剧场。——特约记者田欣颖 3天3夜的“世界雨林音乐节”一直从午间持续至午夜,在各个特色建筑物内进行。午间的工作坊非常有意思。乐团成员在会介绍他们独特的传统乐器、说唱形式;舞蹈乐团成员也会带领观众一起跳舞。观众可以透过工作坊更深入了解各民族的音乐文化和传统乐器,并能近距离与表演者做交流。 来自台湾排湾的泰武古谣传唱,是午间剧场的重点表演乐团。由查马克•法拉屋乐老师率领4位排湾族学生,同时也带领了排湾鼻笛大师——少尼瑶•久分勒分和排湾月琴大师——戴晓君前来今届的“世界雨林音乐节”。泰武古谣传唱坚持继承和复习排湾族的文化,深深令人敬佩。 台湾原住民文化与婆罗洲原住民文化非常相似,如所穿戴的传统服饰、演奏的传统乐器、纹身刺青、文化习俗等,都让彼此深感惊讶和亲切。 除了音乐工作坊,“世界雨林音乐节”也设有民族文化展示、讲座会、纪录片放映会、舒心健身课程、儿童阅读和学习课程等活动。同时,也设有亚洲美食坊、原住民美食摊位、原住民手工艺展和摊位等。 今年的原住民民俗表演主题是马莱诺民族的传统婚礼。马莱诺族长老在传统长屋里模拟传统婚礼,让游客和参与者能真正了解马莱诺民族的文化。 “世界雨林音乐节”除了让本地的音乐家有一个发挥才艺和艺术的舞台,同时也振兴和推广婆罗洲原住民的文化。不管是传统原始习俗,还是古谣传唱艺术、传统演奏,或是民谣实验世界音乐创作,在结合了新的商业模式,那些濒临消失的文化或许可以被保留下来,并发扬广大。 20年前,加拿大音乐人——兰迪雷尼利乌斯前来砂拉越内陆上游,收集和记录寻找那些快消失的传统乐器和音乐。 兰迪意识这些传统乐器和音乐不被保留下来,必将面临消失的一天。于是,他萌起举办音乐节的念头,并召来数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筹划了第一届“世界雨林音乐节”。 首届音乐节人数只有300人,相比今时今日2万人,确实是小型的音乐交流会。数届之后,音乐节声誉远播,参与人数也翻倍增长。第十届更是破人数高峰,共达2万2千人。 迈入20年的“世界雨林音乐节”已成长壮大,不管是在乐队遴选、演出安排和流程、接驳交通、安检和保安、媒体宣传、接驳交通、网络通讯等,都非常成熟。“世界雨林音乐节”可说是砂拉越旅游业的生招牌,更是马来西亚大型的音乐盛会。 此外,婆罗洲不少音乐人,如沙贝大师兼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马修尧召(Mathew Ngau Jau)、佐哈里姆希迪(Johari Morshidi)和其儿子艾诺(Ainul)等,都因“世界雨林音乐节”打响了其个人形象和品牌。这也包括了新崛起的婆罗洲年轻音乐家,如阿丽娜(Alena Murang)、“At Adau”乐团等。 对于民族音乐迷而言,这绝对是一场不容错过的音乐会。 题图来源:砂拉越旅游局 2018年“世界雨林音乐节”日期:13/7/2018-15/7/2018地点:砂拉越文化村

Read more

让音符在大自然中跳动(上) —— “世界雨林音乐节”

搭建在山都望山脚下的舞台,以热带雨林为背景,在苍穹天幕之下和广阔的草地上,享受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演奏家的魅力演出。观众们有者舞动身子,也有人铺上席子,也有人自行搬来了小凳子。在这里,你听不到流行曲,只有民族传统音乐或民谣实验世界音乐。——特约记者田欣颖 搭建在山都望山脚下的舞台,以热带雨林为背景,在苍穹天幕之下和广阔的草地上,享受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演奏家的魅力演出。观众们有者舞动身子,也有人铺上席子,也有人自行搬来了小凳子。在这里,你听不到流行曲,只有民族传统音乐或民谣实验世界音乐。 尽管天不作美,下起雨来,小众躲进不远处的大礼堂避雨,仍有大部分的观众则坚持在雨中观赏演出。在雨水和汗水中,草地被人们踩踏成稀泥,仿如一场稀泥狂欢派对。 这个被英国音乐杂志“Songlines”评选为全球25大最佳音乐节——“世界雨林音乐节”,也是马来西亚最大型的音乐盛会。 今年的“世界雨林音乐节”迈入20周年,一共邀请了27支乐团,其中包括了中国内蒙古的杭盖乐队、台湾原住民泰武古谣传唱、大溪地 O Tahiti E舞蹈团、哥伦比亚 Cimarrón乐团、非洲 Kelele乐团、缅甸古典音乐和民俗 Siang Waing Orchestra乐团、几内亚 Ba Cissoko乐队等。 马来西亚也派出了5支乐团:由沙贝大师兼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马修尧召(Mathew Ngau Jau)领军的沙贝乐队 Lan 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