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生活 – Page 2 – 明日頭條

比起素食,美国人更爱“植物性饮食”的称号

想让你知道:美国人对吃植物的热情越来越高,植物蛋白和植物性奶等产品的市场在增长,但产品怎样措辞比较好? 根据食品咨询公司 Mattson 的调查,在选购非动物产品或其乳制品的时候,80%的受访者更喜欢看到“植物性饮食”(plant-based)的描述,而不是“纯素食”(vegan)。 Mattson 的主席 Barb Stuckey 说这是因为消费者认为“植物性饮食”代表的形象更积极;而“纯素食”有剥夺(肉食习惯)的意味,是一个很严肃的承诺。 部分素食主义者的极端行为可能加重人们对这个词的负面印象。写素食的记者/作家 Ellen Jaffe Jones 说:“当我在非盈利组织 Physicians Committee for Responsible Medicine 教厨艺课的时候,发现从那时起‘植物性饮食’被当作’素食’的好听的一种说法来用。因为人们会把‘纯素食’(Vegan)这个词跟极端立场、动物权益联系起来,而非健康的逻辑依据。” 实际上,两个词涵盖的范围也不同。“纯素食”(Vegan)产品需要经过 Vegan Awareness Foundation

Read more

BigMac 今年50岁了!这里有10个你可能不知道的趣闻

想让你知道:巨无霸无疑是世界上其中一款最出名和畅销的汉堡包。 1. 能不能一辈子都吃巨无霸? (Don Gorske,图自 Reddit) 很多年前,纪录片《超码的我(Supersize Me)》向观众呈现了连续 30 天把麦当劳大码餐当作饭吃,体重会增加 25 磅,胆固醇上升 65 点的惊人效应。 但事实上,每天都吃巨无霸的后遗症好像并没有故事中描绘得那么严重(前提是适当运动)。 Don Gorske 自 1972 年 5 月

Read more

在这里,你能把全世界的麦当劳口味都吃完

想让你知道:有没有想过,能一次过吃完全世界的麦当劳汉堡?现在就带你去“眼睛”朝圣下~ 对热爱尝鲜的年轻人来说,国外限定的麦当劳新品偶尔会让人沮丧。 谁不想尝尝麦当劳的“德国香肠汉堡”,手捧法国的“麦法棍”,来一杯土耳其“麦酸奶”,再将加拿大的“龙虾汉堡”打包带回家?但这一单吃下来,机票分分钟就过万了。 (除了德国香肠汉堡,在德国的麦当劳你还能喝到啤酒……图自 imgur.com) 麦当劳完全懂你对吃吃吃的欲望。4 月 24 日,他们在美国的芝加哥开了一家特别的新门店,要将全球各地麦当劳的热门菜单都搬过去。 这家店位于麦当劳新总部的一楼,总面积超过 6000 平方英尺(约 500 平方米)。据麦当劳官方网站称,他们的全球特色菜单每两个月一换,首先打头阵迎宾的是 6 款单品。其中包括有加拿大的安格斯牛肉汉堡: 中国的麦辣鸡腿堡: 澳大利亚的奶酪培根薯条: 法国的曼哈顿沙拉、意大利的莫扎沙拉: 以及来自巴西的椰子巧克力麦旋风(McFlurry Prestígio):

Read more

Gmail 大改版,邮箱能做的事情更多了

想让你知道:前天,Google 五年来第一次对 Gmail 进行了大改版,不光是修改了主界面风格、操作邮件等功能更简洁直观,还增加了邮件保密模式等功能。 新版 Gmail 是五年内最大的改版,从界面到功能。 用户可以发送保密邮件来给信息加密,避免被下载和分享。 新版 Gmail 主要在 Web 端进行了改进,你可以在这里体验到 Gmail 。同时移动端也增加了一些新功能。 目前,你可以在传统 Gmail 界面中点击设定齿轮按钮,选择体验新版 Gmail,如果不习惯,可以随时切换回去。 进入新版 Gmail 会有一些新功能的提示,同时可以选择主界面的视图风格,默认就是新版界面。新版 Gmail

Read more

10美元月费可以每天看一部电影,Movie Pass 改变了一些事

想让你知道:Movie Pass 现在很火红,可是人们开始对它怎么存活下去,感到疑惑。 付出 10 美元的月费,就可以每天免费看一部 2D 电影,平均每部 0.3 美元——这让 63% 的 MoviePass 订阅用户觉得太合算了,好得简直不像真的。 在去年夏天之前,MoviePass 还算是个奢侈型的订阅服务,月费最高可达 50 美元。但是在 Helio+Matheson 分析公司以

Read more

我们距离“站立飞行”还有多远?

想让你知道:减少座位空间,意味着可以用更低的燃油成本去获取更多的乘客,尽管这看起来让人极度不适。 这对航空公司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他们又有新的缩减成本的主意了。 在四月份的汉堡飞机内饰博览会上,专门生产飞机机舱内饰和座位的意大利公司 Aviointeriors 推出了 Skyrider 2.0,一款像是马鞍一样的新型紧凑座椅。它有一个完整的椅背、脚踏板和装有软垫的马鞍式座椅,两排座椅的间距只有 23 英寸(约 58.4 厘米),不是目前平均间距 30 英寸。在这种情况下,高个子的乘客不得不保持几乎直立的姿势,对于超重的乘客,他们或许根本就无法挤进这个狭小的空间。 Skyrider 2.0 图片来自:thepointsguy Aviointerirors 声称,Skyrider 2.0 允许每架航班增加 20%

Read more

人们不再那么爱泡咖啡馆了,星巴克要提供更多的Drive-Thru服务

想让你知道:星巴克得来速的平均等待时间约为 4.44 分钟,相比之下,唐恩都乐仅需 2.9 分钟,而麦当劳是 3.98 分钟。 星巴克最近过得不太顺。除了正因为种族歧视的事而焦头烂额之外,公司的业绩表现也已经连续数个季度不及预期。 求新求变一直是星巴克力图提振业绩的方式,不断推出新品、搞各种营销活动,为的就是抓住更多消费者的心。 最近,他们又在想别的招。在与分析师举行的一场电话会议上,星巴克宣布,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大力推广“得来速服务”(Drive-thru)。 经常吃麦当劳的朋友肯定对“得来速”不陌生,只要设置一个开放式的售货窗口,客人便可以直接开车过去点单并取餐,不用下车也不用进店,快捷、高效,非常符合快餐的定位。 对经常需要来上一杯咖啡的消费者而言,这种便捷的服务也是求之不得的。在咖啡文化的起源地意大利,人们总是习惯在早晨站着在柜台前畅饮一小杯浓缩咖啡,坐在店里慢慢享受对他们来说“太浪费时间”。 (图片来自:Pinterest) 尽管灵感来源于意大利,但星巴克的咖啡文化却没有走这种快节奏的路线。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一直倡导要将咖啡馆变成一个介于工作和家庭之外的“第三空间”,让大家能够坐下来,喝着咖啡聊聊天,享受生活的愉悦。 为此,他们在店里提供了免费的 Wi-Fi 和充电接口,店面的装潢和陈设也围绕着舒适宜人的风格来进行,就一个目的——把人留下来。 然而对新一代的消费者们来说,时间似乎更加宝贵。“方便才是最重要的,”来自 Motley Fool

Read more

美国首个反种族暴力的博物馆开放,带你参观一下

想让你知道:这个博物馆指向种族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并始终致力于关注奴隶制及其遗留问题,旨在帮助人们了解过去非裔美国人所遭受的歧视与不公平待遇。 美国非营利组织平等司法倡议(Equal Justice Initiative ,简称 EJI )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美国很少承认奴隶制、私刑和种族隔离的遗留问题。” 致力于推动种族和解的非营利组织 EJI 联合总部设于波士顿的 Mass Design Group 建筑工作室,设立和设计了一个致力于反映美国种族暴力与不公正的纪念博物馆——国家和平正义与遗产纪念博物馆(National Memorial for Peace and Justice and

Read more

为什么现在手扶电梯不再鼓励“左立右行”了?

想让你知道:最近几年,无论是“左立右行”,或者“左行右立”,却不再为各地所提倡。很多人可能有过这样的经历,坐地铁、在购物广场赶时间,想直接在手扶电梯上快走,结果碰上左右两边都站着人,根本没法快速通行,不由怒从心上起:“说好的‘左立右行’呢?” 这两天“广州地铁”的官微也提出了这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再提倡乘梯时“左行右立”?   在中国,有人认为,乘坐手扶电梯时靠右站,为赶路的人留出通道,是基本的礼仪。2008 年北京奥运会和 2010 年上海世博会期间,“靠右站立,左侧通行”也是被大力推广的文明礼仪。  (图片来自:新浪)  然而最近几年,无论是“左立右行”,或者“左行右立”,却不再为各地所提倡。  例如南京地铁在 2015 年就发出倡议:“不再提倡‘左行右立’,只提倡‘站稳扶好’,不要在扶梯上快速行走,以免摔倒造成危害。” 而上海、广州等也在更早的时候就不再倡导“左行右立”,广州地铁还贴有“请勿在电梯上奔跑”的提示。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改变,一是长期遵循“左行右立”会导致梯级左右受力不均,加速机件损耗,尤其是对电梯右侧磨损较大;二是自动扶梯因为台阶高度较高,并不适合行走,容易造成安全事故,例如电梯突然停止运行,导致正在行走的乘客失去平衡,这也是如今不提倡“左行右立”最重要的原因。 2011 年北京地铁四号线动物园站曾发生过自动扶梯倒转,造成 1 死 29 伤的惨剧,就被认为可能与“左行右立”的乘梯行为有关。 因此,各地在这那之后都逐渐废除了“左行右立”的提倡,取而代之的是“站稳扶好”、“握紧扶手”等标语。 另一个原因则在于“左行右立”意味着电梯只使用了一半的空间,在人流量较大时,造成运力浪费。 《纽约时报》就曾撰文指出,专家研究发现,两人并行站立在电梯上,通行效率和安全性要高于单侧站立。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人流量大时,左侧行走的队伍其实与右侧是差不多的,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对电梯的损耗。 值得一提的是,在有着“左行右立”习惯多年的香港、日本等地以及欧美等国,也开始不再鼓励乘客这一行为,而是强调乘坐电梯的安全问题。 (图片来自:澎湃新闻)  香港提出了“握扶手,企定定(站定不动)”的口号,也有一些站点设置了单人扶手电梯;台湾捷运早在 2005 年就改“右侧站立,左侧通行”为“紧握扶手,靠右站立”,在特定时间内禁止快步通行,而到了 2008 年,站内广播的提醒已经变为“紧握扶手,站稳台阶”。 而在被视为“左行右立”理念发源地的英国,这些年的情况也在发生改变。为了说服人们不再从电梯左侧通行,伦敦交通局曾试过派工作人员在电梯左侧劝阻,不过,要说服人们改变根深蒂固的习惯和观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就连在中国,即使如今已经不提倡这种做法,但还是有不少民众已养成习惯。尽管地铁管理方并没有明令禁止“左行右立”,但在电梯上行走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安全的事。

Read more

为什么朱德庸的《绝对小孩3》很火红

想让你知道:距离上一本《绝对小孩2》出书已经八年了,朱德庸看到这个时代里更多不快乐的大人和不快乐的小孩,决定再画《绝对小孩3》,他说了一些原因。 作者简介 朱德庸,华人世界极具知名度与影响力漫画大师,作品面向多元,包括:《双响炮》系列七册、《醋溜族》系列四册、《涩女郎》系列六册、《大刺猬》、《什么事都在发生》、《关于上班这件事》、《大家都有病》系列两册、《绝对小孩》《绝对小孩2》。 书籍摘录 自序:到每一个梦拐角找回你自己 小时候的我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是让我很不快乐的大人世界,一个是让我非常快乐的想象世界。 在大人那个世界里,我观察到的是每一张『大人』面孔上那种对生活莫名无奈的表情纹路,每一种『大人』方式里那种看来合理其实荒谬的行为,甚至有时候,我觉得这些大人就像已经被这个世界远远抛弃在后面,只是还想假装追赶。那种感觉令我深深害怕:随着岁月长大成人,我会不会也踏进那个大人世界,重复着他们的生活? 所以,我并不像那个年代里其他孩子一样,希望赶快长大。 在我自己的世界里,我拥有的是画画和想象。我从小住在一幢附小小庭院的日式灰瓦平房里,里面有我的画笔和小书桌,也是我对抗外面大人世界的秘密基地。与我同住的是窗台上的蚂蚁军队、蜘蛛侠客,树丛里的花朵精灵,躲在床底下的梦妖精,和整天在厕所跳舞的小怪物。那是我全部的世界,我可以暑假整整两个月一步都不踏出院门。幼小的我也特别珍惜每一个暑假,因为暑假似乎是我唯一能让童年停留的方法。 当然,那些暑假终究没有真正停驻,只是成了我成年后的深刻记忆。 有这样童年世界的我长大以后,结婚、搬离老家,也面临了所有『大人』的困境。在繁忙的日子里,我尽了一切可能保有自己童年的单纯心态,从我的生活方式到我的工作方式,一直天真地、纯粹地往那个逝去的童年方向折返。然而随着老家拆迁变化,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是失去了我的童年,失去了那个想象世界,和所有那些陪伴我的精灵、怪物道别了。直到二〇〇〇年,随着自己小孩的成长,我重新再过了一次童年。我发现:它们没有忘记我,我也从未忘记过它们。 我的小孩当年上的是人数很少、课业很松的公立小学,我和太太常带着他翘课跑去找虫、爬山、看树、玩水,甚至有阵子他学期的近半时间都不在学校,只是和我们在或新或旧的城市街道角落行走。 他一边走在阳光洒落的前方,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讲着他幻想故事的情景,回想起来竟奇妙地成为我们一家三口共同的童年记忆。 我也很喜欢听他在晚餐桌前描述他前一晚梦里的怪物。直到现在,二十几岁的他还常和我热烈讨论怎样实际画出想象的怪兽线条,这时候,我仿佛就可以看到我和他也许共同认识的某只童年想象怪物,和那个有点困惑、有点害怕的小孩,内心却充满无限自由和想象。 我深深相信:每个小孩那充满魔法般的童年记忆足以影响他一辈子,而就是那个记忆告诉我们:『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快乐是什么?』只是大多数人在成长过程逐渐偏离了自我,让『我』成了『我们』,而我们并不快乐。 也许这个时代很多人觉得,我们这个世界正在慢慢崩解,其实,我们正在经历的是整个过度发展的商业社会的一步步『失去』,失去之前曾经过度膨胀而被夸饰的某些物质生活方式。 小孩的世界是没有『失去』这件事的,因为小孩子是什么都没有的,所以更纯粹而丰富。 每个小孩活在这世上都是一无所有,只有想象力和那种生活态度——用最直接的方式思考问题,用最想象的方式观看世界。但奇妙的是,他们因此可以比『大人』们更真实地触摸到生活的各种细节,然后想象,然后游戏并且享受这个真实世界。 距离上一本《绝对小孩2》出书已经八年了,我看到这个时代里更多不快乐的大人和不快乐的小孩。再画《绝对小孩3》,我想说的是: 对这个时代的小孩,我希望还给他们一个能做梦的权利和环境,在那儿,大人应该退到一旁,让所有的小孩发挥与生俱来的『梦天性』。因为,钱并不会让人进步,梦才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