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吃掉100亿盘咖喱饭,日本人如何做到的? – 明日頭條

去年吃掉100亿盘咖喱饭,日本人如何做到的?

想让你知道:
日本人去年吃掉100亿盘的咖喱,以目前1亿2700万的总人口计算,平均每个人一年要吃掉将近 80 盘咖喱。

日前,日经新闻公布一项数据,咖喱在日本的流行程度远超一年被吃掉60亿碗的拉面,成为第一国民食品。其中,超过60%的日本人可以接受每星期去餐厅吃咖喱,还不包括日常在家吃的速食咖喱。

强调烹调和食材本味的日本人,对没有咖喱传统般浓郁的咖喱着迷,的确是让人费解。

日本最大的咖喱餐厅 COCO 一番屋,截至今年2月,在日本的门店数达到 1296 家,而在海外市场仅有 161 家;它的母公司好侍(House)也是日本最大的咖喱食品公司。

最新发布的 2017 财年上半年数据,公司在4月份至9月份的净利润同比增加 2%,达到 43 亿日元(约1亿6000万令吉)。而且日本如今超过 5.5 万家的便利店,都有售咖喱饭便当、咖喱炸猪排便当、咖喱乌冬面便当。

对于咖喱这个名字,我们先来探讨下。虽然名字都叫“咖喱”,但印度咖喱、泰国咖喱、英式咖喱和日式咖喱的口感和原料差别很大,甚至不是同一个概念。比如对印度人来说咖喱是所有“酱汁”的统称,而非某种固定的调味方式。你不能到印度餐厅点一道“咖喱”,就像你不能出门说“我要一个炒菜”而已。

1810 年, Crosse & Blackwell 的英国公司,从数千种印度酱料中挑选定制标准配方,取名“咖喱”。

剑桥大学历史学博士莉齐·克林汉姆(Lizzie Collingham)在《咖喱:一个关于厨师和征服者的故事》一书中追溯了咖喱的起源。“咖喱(curry)”一词的出现与泰米尔语中的 “Kari” 有关,指“用辛辣和香味来遮掩羊肉腥味的特殊辣酱”。

根据莫卧儿王朝留下的食谱记载,咖喱最早的原型是一种蒙古人喜欢的烤肉酱料:“洋葱、大蒜、杏仁和香料被加入到凝乳中,使之成为一种可以挂在肉上的粘稠物”。当时占领了印度西海岸的葡萄牙人也帮了点小忙,他们从印度带走整船生姜、桂皮的同时,也带来了影响亚洲口味最深远的美洲作物——辣椒。

真正赋予“咖喱”之名的,是跟着葡萄牙人登陆印度的英国人。

1810 年,一家名为 Crosse&Blackwell(简称C&B)的英国公司。他们从成千上百种印度酱料里选用姜黄、胡椒、郁金等香料定制了一个标准配方,并且将其命名为“咖喱(curry)”卖往其它国家,成为世界上第一家以食品工业级别(口味稳定、安全、保质期长)做出民用咖喱粉的公司,并在商业上大获成功,创造了我们今天日常接触到的“咖喱”的原型。

到了 1860 年代的明治维新时代后,咖喱被英国人带到日本。它当时对日本人来说觉得奇怪,但作为对西洋文化的解读,认为是“文明开化的西洋料理”。尤其是,明治时代的报纸中,都把咖喱当作“英国舶来品”,而非印度料理。

这也导致,用面包沾咖喱肉汤的使用方式成为上流社会的专利。但,让咖喱平民化的却是日本海军。

明治维新其中一项重要的策略是仿效西方国家建立近代化的陆海军。所以,日本海军对英国人的模仿痴迷从修建海军教学楼的红砖由英国进口的,到吃法也要模仿。

因此,在海军返乡或退伍后,咖喱饭烹调也带入普通的家庭和餐厅开设。见而言之,明治维新让整个日本都受到了工业文明的冲击,饮食上效仿西方是其中之一的表现,这被看做是现代化的生活方式。

随着科技进步,即食咖喱或密封咖喱的技术最终让日式咖喱真正成为国民食品。

诞生于 1945 年“Oriental 即食咖喱”是现存时间最长的即食咖喱品牌。到了 1968 年,日式咖喱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革命。现在的世界 500 强“大冢制药”公司,当初独立开发了塑料软罐头包装,让人们可以“三分钟吃咖喱”。隔年,他们又推出三层铝箔包装,成功让即食咖喱的保质期由 3 个月延长到 2 年。

但这些透过技术加工的速食咖喱并不会引起反感,因为目前日本市面上有超过 2000 多种速食咖喱,价格从 100 日元到 1000 日元不等,而且高级的速食咖喱在口感,也让专业人士也难以辨别。

2016 年朝日集团推出了一种冷冻干燥技术,将速食咖喱的 3 分钟加热时间缩短到 60 秒,当季度的销售额提升了 30%。

而咖喱市场现在面临的一个挑战可能是:因为独居人口变多和女性职工的增加,日本人正在家庭餐桌中远离大米,尤其是年轻一代。取代大米进入日本人餐桌的则是面包与面类。

过去的 30 年里,日本餐饮业市场规模扩大了 1.3 倍,而以便利店饭团、便当为代表的熟食则每年以 24% 的速度迅速增长。大米消费量在熟食与餐饮业渠道中比重从1985 年的 15.2% 增加到了2015年的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