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药丸获得售卖,你害怕吗? – 明日頭條

数码药丸获得售卖,你害怕吗?

想让你知道:
数码药丸是一种植入传感器的药物,可以告知医生病人是否需要服药以及什么时候服药。

周一,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批准首款数码药丸售卖,这是一种植入传感器的药物,可以告知医生病人是否需要服药以及什么时候服药。

它药名为 “Abilify MyCite”,是 Abilify 的生产商大冢制药(Otsuka)和生产传感器的加州公司 Proteus 数字医疗公司合作研发的数码药丸。

Proteus 总裁透露,这款含有铜、镁、硅(食物中的无害成分)的传感器可以在接触到胃液的时候,像土豆电池一样产生电信号。

该数码药丸是“抗精神病药物 Abilify” 的一种型号,病人必须签署同意书才能进行植入,并允许医生以及其他包括家人在内的 4 个人,可以接收摄取药物时间的数据。

在植入数分钟后,信号会被一个类似于创可贴的金属贴片捕捉到,这个金属片贴必须放置在左肋骨处并且每 7 天进行更换。金属片可以透过蓝牙将药丸摄入时间、病人活动状况、心情和休息时间等,传送到一个数据库,医生和获得病人允许的人可以进入这个数据库。

这对不按医生指示服药的病人来说,或许是一个痛苦,因为它可以检测病人的服药过程。

根据《纽约时报》引述专家的估计,那些不遵从药物疗程的行为,演变成病人病情加重、需要额外的住院治疗,所以造成每年高达 1000 亿美元的损失。

虽然,病人可以改变主意,封锁接收人,而且这些都是自愿性,但仍存在隐私问题,而且病人在医生监控下服药或许会感到压力。精神病医生彼得·克莱默则不赞同这类药物,认为它可能成为威胁工具。

哈佛医学院的医学讲师阿米特·萨帕特沃里(Ameet Sarpatwari)认为,数码药丸“有可能改善公众健康”,尤其是帮助那些想按时吃药但是忘记了的病人。

但是,他也强调,“如果使用不当,数码药丸可能会激起更多的疑心而非信任。”

斯克利普斯应用科学研究所所长埃里克·托波尔博士担心,这类药丸应该是保险公司最终可能会通过在共付额上打折等方式来鼓励病人使用数码药丸。同时他提到,如果这项技术“采用过多的物质刺激,最终就会像是一种胁迫”,从而出现伦理问题。

其实,Abilify 也可以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双向情感障碍和重度抑郁症的抗抑郁药物。因为患有这些并却不按时服药的病人,后果非常严重。

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系的法律、道德和精神病学专业主任保罗说,病人拒绝吃药就是不喜欢药物的副作用,而且他们不觉得自己有病,或者猜疑医生。

他同时也说:“一个可以监测他们的行为、传出他们体内的信号并且通知医生的系统?你应该想到,不管是精神药物还是普通药物,任何一种药物都比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更适合用作首例数字药物。”

所以,这款药物的确能准追踪服用剂量,但它无法提高病人对医生指示的服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