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马开设房产新平台的好房通,是什么来头? – 明日頭條

来马开设房产新平台的好房通,是什么来头?

想让你知道:
你还在上网看售房、约人看房子、寻人租房子的阶段,但中国好房通已经来到大马,未来可以让你的“房事”更轻松。

当中国“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资讯充斥你的眼球时,意味着这个战略已经走入你的生活。它不再是商业,不再只是卖榴莲,也不再只是出口商
机,而是让你的产品冲出大马。

所以,中国的好房通集团入驻大马,希望通过商务、考察、旅游,将更多的中国企业家引来大马,让他们能够了解、认识及喜欢上大马。

好房通是谁?

它是一家拥有15年的房地产营销,并在8年前开始投入互联网发展,在中国算是首屈一指的房产平台。

他们设定在大马的3年发展战略,包括在槟城及新山设立分部,2年后则延伸至马六甲及沙巴;踏入第三年,即开始第二阶段发展,在每个城
市开设约20家连锁服务门市,提供房屋买卖交易、租赁、托管等服务。

好房通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经理韩非告诉《明日頭條》,2016年年中受到委托,前来我国考察本地房产市场,调研范围分成好几个不同的
群体,例如投资、养老、度假和工作的。“至于大马方面,目前有排名前10的发展商或上市公司,也接洽我们希望可以负责专案内容。”

中国投资群体有哪类?

韩非说,大马和中国的经济差距,对“中产阶级”的定义也不同。

“中国的中产阶级,指的是有房、有车、有存款,而且是好几百万存款的那种。中国的富豪没有美国多,但也没非洲那么多贫民,所以中产
比率是全球最高的。”

这意味着,大马向外国人在大马置产的最低价格门槛为100万令吉,其实对中国人来说并不成问题。

韩非说,中国投资者是一个有阶段性的投资群体。“首次来马投资置业的人,他们会选择1000平方尺至1500平方尺的单位,有可能是纯投资
,来工作,当作第二个家来旅游。”

也因为中产能力问题,所以价格并非考量,因此可以购买市中心,甚至是每平方尺1500令吉至2000令吉的产业,因为和北京、上海、广州和
深圳相比,它们是吉隆坡价格的五倍之多。

韩非说,中国投资者在第二次置业时,才会选择面积较大的房产例如有地房产、别墅或洋楼等等。

他也说,目前大马好房通也向大马发展商做出建议,希望可以在建造和设计的时候,增加这类元素,以方便让产品推向中国市场。

中国客户想要怎么样的房产?

韩非以 4 个“生”来总结好房通调研大马房产市场后,中国客户想要的房产类型,分别是生活、生态、生意和生产。

他说,这4个“生”的类型准确度占据好房通调研结果的50%以上。

生活和生态,指的是我国的华裔社会文化和人文环境,大大减少中国人来马生活的沟通障碍。他们多数是上文提及的首次置业群体。

“至于生产和生意方面,这可能是首次置业群体在3年后的‘升级’版,因为他们经过一些时日后,已经在大马拥有自己的生意,家人和家族就
可能搬迁来大马,生产指的是他们可能设立工厂等等,所以他们的优先考量,将是3000平方尺或更大的房产单位。”

他也说,无论是那个群体的中方投资者,他们对房产要求的共同点,是至少逾千平方尺,方圆五公里内要有国际幼儿园、大学院校、医院和
商场等等,至于公共交通则不在考量范围,因为一般上他们都会拥有交通工具代步。

大马哪些区域是首选?

好房通的调研结果发现,从生活常态来看,槟城是中国买家的首选之一,而且目前槟城的成交量也占据榜首。

韩非解释,槟城是属于生活和生态的中间,它虽然是独立岛屿,但拥有高山和海边,岛上距离靠近,有点类似厦门岛,所以这些也符合稀缺
性。

“所以槟城成为中国客户移居的首选,虽然槟城大桥旁填海的豪华房产逾千万令吉,但它不会是首次置业群体的首选,但过百万令吉的对他
们来说不算是难事。”

好房通有何特别?

韩非说,未来的好房通,除了给中国买家和大马买家更方便的看房模式,颠覆现在预约、等人、比房困难度均大大减少。

“好房通有两种虚拟看房模式,一种是全实景,透过预先拍摄,让买家戴上VR虚拟视镜了解单位全景;另外一种则是 AR 技术,将发展商的
平面图测三维化,所以买家在戴上VR虚拟视镜后,可以模拟走动,了解单位。”

好房通的这两项技术,意味着买家无需舟车劳顿前往看房,即使是未建竣的房子都可以预先了解单位模拟实况,当决定购买时来个实境看房
也不迟。

怎么看冻结房产批准令?

韩非说,大马政府冻结房产发展的批准令,从管理层面上来说是正确的。“因为政府应该根据库存量控制房产,避免滞销。”

不过询及泡沫化危机,韩非则认为,早前报告指我国有13万间的滞销单位,其实不算多,所以好房通希望借助海外的力量,减少这些滞销单
位。

“和中国相比,大马的房产泡沫即使发生,也不会超过北上广深。”,他也认为媒体对于房产泡沫的报道不够全面和针对性,反而是以全国的
形式笼统报道,难免造成崩盘的心理恐慌。

左起)接受《明日頭條》专访后,和好房通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大马分部)执行董事拿督陈文豪以及甘镇源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