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古老的钟,将回到布拉格1410年的模样 – 明日頭條

世界最古老的钟,将回到布拉格1410年的模样

想让你知道:
在布拉格广场上,有一座拥有600年历史的大钟,正和时代逆行,回到最初的模样。

布拉格,有直耸云霄的哥德式教堂、美轮美奂的古堡,古道连接的巴洛克式建筑珍宝,还有一座配人们穿越6个世纪的大钟,提醒人们时间的流淌,日月交替、星移斗转。

几个世纪以来,大钟经历过多次改造、破坏以及修复,但总能回到正常工作状态——连二战时德军的炮火也没能打倒它。它的超长寿命也引出许多相关传说,其中一个甚至预言了末日:大钟停摆之日,捷克大地将重陷战争与贫困。

一直到上个星期。,为了进行维修,布拉格古城广场上著名的天文钟 Orloj 被暂停运作。

尽管这不是大钟第一次被暂停维修,但考虑到它年事已高、身体脆弱,任何外在干预都有风险。况且,这次的维修计划是近年来强度最大的。对于布拉格的钟表大师 Petr Skala 来说,这如同给一位年迈的病人实施手术。

Skala 要在今年 8 月底之前完成对 Orloj 的主要维修工作,到时候这个从 1410 年开始工作的机械神器将回归中世纪的模样,继续让广场上来往的人群瞻仰,而为了遵从大钟设计者的初衷,Skala 将让时光倒流。

71 岁的 Skala 计划替换掉几个比较现代的金属齿轮,这样大钟将以木结构回归设计之初那复杂的机械设计。

他是有 25 年经验并得到认证的钟表大师,8 年前受邀担任大钟维护工作让他感到非常荣幸。他还负责布拉格其他几个著名钟表的维护,包括布拉格城堡圣维塔大教堂(St. Vitus Cathedral)上的那个。当然,没有哪座大钟可以跟老市政厅上的那座相提并论。

去年 5 月,位于图片中间的钟表大师 Petr Skala 正在摘除日历表盘。图片版权:Michal Cizek/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外观方面,大钟的色彩将恢复到最初的色调,让钟塔上的几个雕塑重现,诠释人性的好与坏:骄傲、嫉妒、贪婪以及怜悯、慷慨和谦逊。

为了表现好最后两点,Skala 谦虚地表示他只是“去掉不当的、可拆除的部分,让大钟回归最初的模样。”

作为职业雕塑家,Skala 长期以来一直对钟表着迷——不光是因为机械感,也是因为浪漫主义。

“钟表丈量时间,而时间是我们获得最宝贵的礼物。”,Skala 说孩提时代,他常把家里的钟表从墙上摘下来,拆开来观察它是怎样度量时间的。

上周一,Skala 攀上老市政厅的塔楼,穿过一连串窄小、蜿蜒的石阶,最终在小角落里看到了这台机器的内脏。他指挥工人如何拆解老钟,在将这些零部件装进自己停在街边的老车车厢里,带回了工作室。

从第一块手表的发明到 Apple Watch 问世,度量时间一直是人类创造力的核心。人类科技的进步都写在钟表设计里,但可能没有其他钟表设计作品,能比 Orloj 更能诠释早期设计师的天才。

“这是捷克历史的开端,”Skala 站在钟塔上一边说,一边指向杨·胡斯(Jan Hus)纪念堂的方向,后者因为自己的信念被烧死的,也正是他的死点燃了 15 世纪的胡斯战争(Hussite Wars).

“大钟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发出滴嗒声。”

2012 年,Skala 对大钟进行维护。他已经参与大钟维护 8 年之久。图片版权:Petr David Josek/Associated Press

它能够显示用日落代表新一天开始的老波西米亚时(Old Bohemian time);只显示日出到日落的巴比伦时(Babylonian time);因太阳形状的指针而闻名的中欧时(Central European time);以及的通过地球运转带来的行星移动来完成度量的恒星时(Star time)。

日历表盘则指明星期、月数以及年份;黄道环上显示的是太阳和月亮在天空中的轨迹。

大钟机械运行的核心是星盘。这个装置追踪太阳、月亮以及行星的位置,自古以来就是天文学家和海员们的重要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