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废票?大家争论些什么? – 明日頭條

何谓废票?大家争论些什么?

想让你知道:
从上周开始,已经酝酿好一阵子的废票主义突然爆发开来,在野党群起直攻废票联盟,但这股废票风气早已酝酿年久。

什么是废票?

废票,顾名思义就是一张失去被计成票数资格的选票。根据选举法令,一张合格的选票只能被画叉“X”,不得有其他多余字体或图案,甚至是你前一晚涂上的指甲油太厚而不小心弄脏选票也不行。

除了砂州之外,全马选区的州席和国席选票各一张且不同颜色。选民拿到手后必须检查选票,确保除了候选人标志的图案外,没有任何其他政党、文字、数字或黑点等等的图案。若有,可以向“发票书记”(Kerani)提出更换请求,并确保错选票盖上“Rosak”的印章。

在确保选票正确后,请使用使用**原子笔在属意的格子内画“X”,而且不得画出格子。

记得,是属意的候选人标志旁边的格子画“X”,而不是说你不喜欢谁而在旁边画“X”。

**2013年第13届全国大选是,大马选举委员会已将铅笔更改为原子笔,以防选票被篡改。但本文将会视选委会最新宣布而更新。

为何要投废票?

一般人认为,投废票是因为选民无法就现有的政党联盟做出决定,不想在“烂”和“更烂”当中做选择。

但废票主义联盟群体则强调,当初倡导废票论是希望在野党可以反省选民在308大选和505大选后给予的支持,而不是步上国阵后尘,成为国阵2.0。

其中,在野党“拥抱”前首相敦马哈迪是废票联盟强力追击的其中的因素,其余的还包括槟城州政府和不利于首长林冠英的花边消息如豪宅事件、隧道发展计划等等,以及,希盟在过去一届的执政期以来,不断对许多事件选择沉默,如禁酒事件、少女践踏首相肖像被控等等。

总得来说,行动党和敦马被攻击的比率占大多数。

这群人是谁?

倡导废票主义的群体暂无明朗化,受社交媒体之便,均有遍布于乡区和城市之间,而且当中不乏知识分子。

他们也被称为“法家”。一开始只在脸书或部落格发表文章,但后来因为文章的批判性强烈而开始引起主义,给选民不一样的思考空间。其中两名笔者“猪哥”和“冷眼横眉”也获得《中国报》栏目,给予发挥空间。而“冷眼横眉”的作者叶子麟也出书《愚民大国》,将网络禁文印刷。

但可以确定的是,在这群体中,有不少在过去的两届大选是投票给在野党,因此也以“爱地深,骂更凶”的姿态存在。如上文提及,他们要的就是不想看到在野党变成“国阵2.0”。

而且面对在野党反击,他们发起新一轮运动,例如在社交媒体标签 #undirosak、 #allinnajib 和 #boikotpru14等等。

** 法家,是中国历史上研究国家治理方式的学派。中国古代对法家的评价,多认为其将人性的灰暗面描述的太过刻薄,而忽略人性的光辉面。

朝野政党反应如何?

“废人才投废票!”,这个是在野党看待废票联盟的方式。在去年,有些在野党党员认为,投废票其实是“便宜”了国阵,因为在现有的势力分布和选区划分不公,在野党少一票和执政党少一票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从上周开始,反击的论调开始加强,“废人才投废票”、“投废票者如同 #allinnajib”等等。

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认为,废票运动的对象是敦马,而且影响力有限;敦马则在其部落格,指主张投废票者分不清楚是非,没有思考能力。

既然存在选区划分不公,国阵成员党自然就不太在乎废票主义对他们的影响。因为现有的局势,至少能让在野党少一票,便是一票。

他们表现出的态度,认为投票是属于个人权利。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认为,由特定方面所发动的投废票运动已违反大马民主体制;而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也认同纳吉看法,并说,“与其投废票,不如投国阵。”

投废票是对还是错?

站在人权的角度出发,投废票没有对错之分,但可论有没有用之分。选民要在选票上画乌龟、卡通、或写上其他字眼宣泄情绪,都是选民的权利,任何人都不应该批评。

选委会主席拿督斯里哈欣就认为,批评投废票者违反民主。

但站在有没有用的角度出发,就值得深思,这里有一个假设性结果供参考。

“架设,今天是第14届全国大选结束的第二、第三天,废票总数成为历届最多。这个亮点佔据了各大媒体的版面几天。国阵继续执政,希盟依旧梦破。一周后、一个月后、一年后。历届最多废票的亮点没有人再提起,想要教训朝野政党的目的终于达到!但无论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国阵,或再度无法入主布城在野党检,他们未必会因此而检讨。”

所以,说“投废票”等同于“不投票”的论调是不成立的,因为前者存在一种宣泄,但后者是直接不履行公民义务,选择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