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行李的动画短片,凭什么提名奥斯卡? – 明日頭條

整理行李的动画短片,凭什么提名奥斯卡?

想让你知道:
在退役 NBA 球星科比·布莱恩的《亲爱的篮球》和皮克斯的《失物招领》包夹下,为《负空间》(Negative Space)的动画短片显得星光黯淡,但是它已经在 137 个电影节上拿下 52 个奖,并且和前两者一同进入了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的决选名单。

《负空间》是一部定格动画,主题非常简单,是父亲和儿子通过整理行李箱这一举动产生绑定——因为父亲经常出差,在时间紧急时往往让儿子一起帮着收拾,所以儿子学会了种种叠衣服的小技巧以及日常用品的收纳。

帮家人收拾行李,是很能让观众产生共鸣的小事。看到一件件衣物被展开又被折叠得整整齐齐、正好塞满一个行李箱,对于强迫症患者而言是莫大的满足。画面干净、朴素、诸多日常用品消除了冷色调带来的疏离,也因而传递出一种暖意。不过这其中包含的情感并不粗浅,也在某个时刻被导演用一句台词点出,堪称最点睛式的总结。

本片其实根据 Ron Koertge 2014 年写作的一首诗改编,这首诗即短片的旁白。导演夫妻 Max Porter 和 Ru Kuwahata 均被原诗打动,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父亲也是经常出差,所以对此间感情有所体会,

“对我来说,能产生共鸣的地方在于,这相当于一种仪式性的连接。人们通过这个小事绑定,但是不会直接就此谈感情。”

因而,对于衣物折叠的生动展现也比父与子的镜头更多。“我们真的想表现一个收纳得特别完美的行李箱。”

镜头的变化导致其拍摄物体的尺码也要不断改变,所以每件物品都有一套不同大小的模型,最大的衣物就和真实衣物一个尺寸,起居室则有从小到大的 5 间。

人物头部由浆土制成,但这并不是耐久度高的材料,所以也要用树脂制作很多复件来备用;嘴部太微小,不容易雕刻,因而也用上了 3D 打印;人物模型头重脚轻,无法用平常的方式把它们绑住,几乎每个镜头里都要用到支架,这也给他们的工作增加了难度。

Porter 还提到,背景诗是有韵律的,而打包行李也是很有节奏的一件事,“几乎像音乐一样,所以我们像制造音乐韵律那样去设定动作的节奏。”

这对来自巴尔的摩的导演过去的 11 年里都在制作短片、商业广告和 MV,他们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Tiny Inventions,《负空间》是其出品的第一部完整的定格动画。

“你肯定要经历很多挣扎,放弃是很容易的,因为你根本看不到远处的光亮,但是必须得坚持下去,而且能意识到这一切都是为以后做准备,” Kuwahata 说,“因此有学生过来告诉我们‘我崇拜你们’时,我深感责任重大,但重要的是,我得继续坚持我所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