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美元月费可以每天看一部电影,Movie Pass 改变了一些事 – 明日頭條

10美元月费可以每天看一部电影,Movie Pass 改变了一些事

想让你知道:
Movie Pass 现在很火红,可是人们开始对它怎么存活下去,感到疑惑。

付出 10 美元的月费,就可以每天免费看一部 2D 电影,平均每部 0.3 美元——这让 63% 的 MoviePass 订阅用户觉得太合算了,好得简直不像真的。

在去年夏天之前,MoviePass 还算是个奢侈型的订阅服务,月费最高可达 50 美元。但是在 Helio+Matheson 分析公司以 1.6 亿美元收购了它的多数股份(92%)后,MoviePass 改变了策略,直接把月费砍到了 9.95 美元。在它最优惠的时候,价格进一步低至 6.95 美元。尽管它有非 3D、非 IMAX、指定影院(全美 90% 以上的影院都能使用)、只能当场购票的限定,但对观众而言仍然是最理想的服务之一。

这样的低价在 8 个月内为他们吸引了 200 万的订阅用户,增幅超过包含 Netflix 和 Spotify 在内的“任何互联网时代的公司”。最近,全国调查协会 NRG 为《好莱坞报道者》所做的调查显示,这项服务不但令观众极为满意,还改变了他们的观影习惯。

83% 的人对 MoviePass 比任何其他的订阅服务都要满意,他们不但会看更多的电影,口味也变得更加多元。过去半年里,这些订阅者比非订阅者平均每月多去 6 次影院,有两倍的可能性在开画周末就去看片,将近半数的人表示自己如今乐意独自观影或是在工作日观影、看那些平常不太看的电影、并愿意更多地向朋友推荐影片。

超过 50% 的人说,那些以往他们绝不会全价观看的电影,现在也能够凭借 MoviePass 进影院看了,比如《金钱世界》;而且他们也不再像其他人那样在乎烂番茄评分,35% 的人说自己很愿意无视网站差评。

在北美票房不景气、流媒体 Netflix 、亚马逊 Prime 和 Hulu 们意图取代院线的今天,MoviePass 把更多的电影爱好者赶回了影院,还让他们变成了接受度更高、更为宽容的观众。

“它找到了如何让人们去看电影的新方式,这大概是整个产业眼下都在进行的对话,” NRG 的 CEO Jon Penn 说,“它的经济模式是否可行、商业部分是否能奏效,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MoviePass 确实在持续贴钱

早在去年 8 月公布 10 美元月费的计划时,它的盈利能力就引起了院线的怀疑,因为它看起来完全会迎来一个亏损的凄惨结局——观众每用 MoviePass 刷一张票,后者都必须将全票价补给电影院,观众看的越多,MoviePass 就亏的越厉害。

他们与院线之间不存在私下交易,因此没有折扣也没有分成。部分本来就可以享受优惠的观众(比如可买学生票的观众)持卡去购票,影院打出的票根仍会显示统一的全价,反正一切都由 MoviePass 买单。

AMC 院线直接声讨了这种“纵容”,称这个商业模式不可持续,最终用户会徒增失望,据 Bussiness Insider 分析,AMC 还担心 MoviePass 因破产而中断服务后,依赖它的观众会将廉价票视为理所当然,从此便拒绝购买原价票进影院。

所有人都在讨论 MoviePass 将如何生存下去,他们怀疑这项服务很快会停止烧钱,比如把月费提高(多数调查参与者表示,他们可以接受月费提高到 15 美元),或者把每天一部免费电影改为每周一部,这对观众来说仍然是合算的。

但是 MoviePass 似乎并没考虑放弃最初帮他们吸引客户的核心低价原则。母公司 H&M 的 CEO Ted Farnsworth 告诉 THR,他们在 88% 的客户身上都是盈利的,因为这些用户基本每月只去看一部电影,而剩下 12% 的影迷则被他们看做“福音布道者”。两年前,当月费是 50 美元时,MoviePass 在吸引一个用户时需要投资 51 美元,现在这项成本是 0。

现在 MoviePass 需要付给影院全价,平均每张票是 8.97 美元。Farnsworth 预计,他们很快可以从中收回 6 美元,因为越来越多的影院可能将分出一部分票房,甚至在特许经营收入上分成(售卖饮料、爆米花等)。

院线巨头 AMC 拒绝得很快,称他们无意与 MoviePass 分享任何东西,他们担心这会让观众的观影体验也变得廉价。

短期内,MoviePass 还不会死亡。急速的扩张让 H&M 公司持续融资以保证健康的现金流,分析师预计它可以弥补当下的亏损(最近的一季度里,H&M 亏损了 1000 万美元,去年为了收购 MoviePass 并启动低价计划而净亏 1.5 亿美元)、维持约 7 个月的运转。

长期来看,他们仍然有院线之外的渠道可以盈利。核心原则便是挖掘观众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