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法院裁決,13媒体人恐怖主义罪名成立 – 明日頭條

土耳其法院裁決,13媒体人恐怖主义罪名成立

想让你知道:
被告在法庭上的陈述中表达了他们继续新闻事业的决心。“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再被抓一次。我们会继续勇敢地报道新闻。”

土耳其的一家法庭判定《共和报》(Cumhuriyet)的 13 名员工犯有恐怖主义相关罪行,虽然该报的总裁已被下令释放,但是他们中的一些人被从严判处。《共和报》是土耳其创办最久的独立报纸。

被告人包括了记者、管理人员和一名律师,在长达数月的审理中,他们中大部分人已经从监狱中放了出来,现在他们分别被判处 2 至 7 年的刑期,不过在他们的案件上诉期间,他们仍是自由身。

该报总裁阿金·阿泰莱(Akin Atalay)也在被告之列,且关押的时间最长。周三晚,法庭下令将其释放,但禁止他出境。他还身兼共和基金会(Cumhuriyet Foundation)执行主席,《共和报》就是该基金会旗下报纸。

虽然阿泰莱和其他几名被告被判滥用职权罪名不成立,但却被判定为帮助恐怖组织。被告的支持者们和主张新闻自由的团体纷纷谴责这些判决是对正义的践踏。

尽管法院已经作出了判决,但记者们仍然斗志昂扬。判决过后,作为被告之一的《共和报》主编穆拉特·萨班库(Murat Sabuncu)在声明中表示:“这个判决既不会吓退我,也不会吓退《共和报》。”

“我将其视为对我们、对整个新闻行业、对全体新闻工作者的攻击,为的就是让我们无法在土耳其报道新闻,或者让我们在报道新闻的时候心怀恐惧,”萨班库补充说,“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再被抓一次。我们会继续勇敢地报道新闻。”

全体被告共有 18 人,周三被判决的只是一部分。其中三人被判无罪,另有两人不是该报的员工,他们的案件将继续审理。

2016 年 7 月,土耳其政变失败,之后政府开始了大规模的镇压异己活动,而《共和报》就是在那时卷入其中的。2016 年 10 月 31 日,警方在凌晨突袭了 12 名被告的家并逮捕了他们。

这些被告被指控向多个恐怖组织提供支持,其中包括协助一名伊斯兰教神职人员法土拉·葛兰(Fethullah Gulen)的行动,土耳其政府指控这名神职人员在美国远程操纵了 2016 年那次失败的政变、协助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帮助库尔德工人党,还对一个叫做 DHKP-C 的极左团体提供支持。

检方起诉被告成员通过电话和网络通信(在一些情况下则通过一款名为 ByLock 的加密电话应用)向恐怖组织提供协助。《共和报》的高管和董事会成员也被指控更改报纸的采编方向,以支持被告团体。

检方要求判处所有被告长期监禁,刑期从 7 年到 43 年不等。

被告及《共和报》的管理层否认了所有罪名,并控诉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政府在组织政治审判,意在压制所有反对的言论。

为进行辩护,一些记者还提供了他们所写的新闻稿件,以此展示他们曾批评过那些他们被控支持的组织。

阿泰莱被关押了 17 个月以上,包括好几个月的审前羁押。主编萨班库和其他人则在庭审期间的不同阶段被释放,庭审是去年七月份开始的。

由于检方花了九个月时间才提起公诉,被告经历了漫长的审前羁押,再加上缺乏令人信服的证据支持这些罪名,这些记者、他们的律师还有主张新闻自由的团体纷纷谴责这个审判是出于政治动机。

在审判宣布前的一次陈述中,维也纳的国际新闻学会(International Press Institute)表示《共和报》及其记者之所以会被起诉,是因为他们对土耳其政府以及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的行为进行了批判性的报道。

“对于指控被告和恐怖组织勾结的罪名,检方并未提供具体的证据,”该新闻学会的土耳其协调员卡罗琳·斯托克福特(Caroline Stockford)在陈述中说,“因此除非对被告作出无罪释放,并由于侵犯了被告的权利而判处对被告进行赔偿的判决外,任何其他判决都是彻头彻尾的不公。”

周三,被告在法庭上的陈述中表达了他们继续新闻事业的决心。

“我们《共和报》永远不会放弃抵抗邪恶,这也是我们存在的原因,”阿泰莱说。

资深专栏作家兼《共和报》董事会顾问卡德里·居尔塞尔(Kadri Gursel)说:“我们被捕是因为我们是记者,是因为我们在报道新闻。我们会继续我们的工作,而不论在正义和法律的缺席下,这样做会有多么的困难。”

该报漫画家穆萨·卡特(Musa Kart)说:“这个审判已经偷走了我们好几个月的生命,但是他们无法偷走我们对祖国会有更美好未来的期盼。”

目前土耳其大约有 160 名记者身陷囹圄,他们中大多数是在 2016 年政变失败后被羁押的。政府当时开展了镇压行动,一次性关闭了 170 家新闻媒体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