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赛马会出现中国脸,俱乐部老板是大马人 – 明日頭條

美国赛马会出现中国脸,俱乐部老板是大马人

想让你知道:
短短 5 年内,神秘的 CHC 杰士马主俱乐部(China Horse Club)登上了世界舞台,《纽约时报》报道,背后老板是来自大马的张祖德,鉴于中国政府大规模的反腐运动已经中断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跨国交易,为什么杰士马主俱乐部依旧能在海外一掷千金?

上周末,美国赛马会在丘吉尔唐斯赛马场(Churchill Downs)著名的双子塔尖下拉开帷幕。令人惊讶的是,几匹明星赛驹背后的运作资本源自一个新兴市场:中国。

短短 5 年内,神秘的 CHC 杰士马主俱乐部(China Horse Club)登上了世界舞台,成为了赛马这项“帝王运动”的重要力量。

在周五与周六的比赛中,10 匹杰士和其它俱乐部共有的名驹即将登场亮相,包括肯塔基德比赛马会(Kentucky Derby)的宠儿“正义”(Justify)、另一匹德比入围选手“聆听”(Audible)、肯塔基橡树赛(Kentucky Oaks)参赛马驹“时尚先锋”(Sassy Sienna),以及去年橡树赛的冠军“探险家”(Abel Tasman)。

杰士马主俱乐部的赛事及育马总监迈克尔·华莱士(Michael Wallace)表示:“美国德比赛马会是重中之重,这次有机会入围,我们非常激动。如果能赢得比赛,消息就会传遍中国,这将成为俱乐部的一大骄傲。”

然而,杰士的成功也让人心生疑问:俱乐部资金从何而来,又流向何方?鉴于中国政府大规模的反腐运动已经中断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跨国交易,为什么杰士马主俱乐部依旧能在海外一掷千金?

来自马来西亚的张祖德(Teo Ah Khing)是这家当红俱乐部背后的关键人物,他心怀远大抱负,自诩是一名亿万富翁。不过本站在搜索大马富豪榜时,却没有发现这号人物。

中国赛马俱乐部的资料,指创办人张祖德是砂拉越州美里人。

张祖德还曾在哈佛大学念书,后来成为了一名建筑师。他不仅想在赛马比赛中赢得胜利,而且希望在赌博活动依旧非法的中国打造一座赛马胜地。此外,他还到加勒比岛国圣卢西亚开辟了一片新天地,开发当地的赛马“度假区和休闲场所”。

圣卢西亚目前并无完整的纯血赛马产业,但它的投资移民政策相当诱人:申请者只需投资 10 万美元,就可以获得公民身份和圣卢西亚护照,所以吸引了不少希望远离污染、让孩子接受更好教育的中国公民。

张祖德没有回应《纽约时报?的多次提问要求。

张祖德最早涉足赛马行业,还要追溯到他在迪拜为阿联酋副总统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设计美丹马场(Meydan Racecourse)的时候。据纯血赛马评论机构 Thoroughbred Racing Commentary 网站统计,如今他的俱乐部世界排名已升至第九位。

据杰士副主席伊登·哈林顿(Eden Harrington)透露,俱乐部目前约有 200 名会员,而中国政府领导的反腐运动“制造了一种恐慌情绪,让人不敢出手大方,生怕被认为是挥霍无度。”所以为了避开公众监督,俱乐部会员的身份均对外保密。

哈林顿说,俱乐部会开展内部审查,保证会员的财产来源是合法的。

杰士马主俱乐部的企业架构之复杂,涉及到一系列在在中国香港、中国大陆、新加坡和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为这家俱乐部平添了一层神秘色彩。

《纽约时报》引述几份来自中国的公司文件显示,与张祖德有合伙关系的公司中,有两家的董事会成员都包括了天津市高级官员白智生,其中一家公司就是杰士马主俱乐部所属的大漠马业加勒比海之星控股有限公司。

俱乐部成立后不久,张祖德就在北京东南不到两小时车程的天津市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并将项目命名为“天津驭马文化城”。可后来,整个工程几乎进展全无。

于是,张祖德把注意力转向了一年一度的 CECF 驭马文化节(China Equine Cultural Festival)。这是一场集“生活方式、商务和纯血马赛事为一体”的飨宴,过去两届都在清静闲适、人口稀少的北方城市鄂尔多斯举办。

为期两天的文化节上会进行 4 场赛马比赛,还会邀请顾问与当地官员出席各种仪式和典礼。

杰士马主俱乐部表示,去年的文化节吸引了约 1.7 万人参加,包括约翰·沃伦(John Warren,他是俱乐部国际顾问理事会的成员,也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育马及赛事顾问)、圣卢西亚总理艾伦·沙塔内(Allen Chastanet),以及赢星育马场(WinStar Farm)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埃利奥特·沃尔登(Elliott Walden)。

杰士马主俱乐部、赢星育马场、平原统帅合伙公司(Head of Plains Partners)、星光赛马公司(Starlight Racing)四者是“正义”和“聆听”两匹赛驹的联合马主。

中国拥有庞大的市场,在这儿建立赛马帝国的想法令人心动不已。今年 2 月,共有 89084 人参与了在香港举行的农历新年赛马日活动,因为观众们都想给新一年取个好彩头(在香港,赛马运动受到政府监管,赌博也是合法的)。

赛马日当天的总投注额约达 2.21 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肯塔基德比赛马会的参与人数为 158070 人,总投注额却只有 2.09 亿美元。

尽管如此,在中国推广赛马活动仍然障碍重重,比如赌博在中国是明令禁止的。

张祖德计划在圣卢西亚建造一座赌场、码头、购物中心、度假村、自贸区,以及可以容纳 1000 匹马驹的赛马场。这座加勒比岛国是英联邦国家之一,全国人口约有 20 万。2016 年 11 月,英国哈里王子、圣卢西亚总理沙塔内和张祖德一起为项目破土动工。可随后,检验检疫事宜和土地收购方面的法律问题使耗资近 30 亿美元的工程整整耽误了一年多。

杜拜美丹马场举办的一场赛马比赛。张祖德为阿联酋副总统谢赫穆罕默德设计建造了这座马场。

总理沙塔内称,除了张祖德外,俱乐部的会员他都不认识。对张祖德而言,圣卢西亚的移民政策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而且这里此前也没有成熟的赛马体系。“这样,他就不用担心会得罪什么人了,”沙塔内如是说。

尽管俱乐部的土地开发项目面临挑战,但它在赛马领域一鸣惊人,已经在澳大利亚、英国、法国、爱尔兰、新加坡和美国的近 20 场 G1 一级赛中获得了冠军(G1 一级赛为最高赛事级别,译注);俱乐部的合作伙伴包括库摩马业(Coolmore)、赢星育马场和 SF 纯血马公司(Soros Fund Bloodstock);而担任俱乐部国际纯血马顾问的则是弗拉纳根(Flanagan)和迈克尔·华莱士。大约 3 年前,俱乐部把目光投向了美国市场。

华莱士表示:“我们做了大量研究,进入美国市场之前足足观察了 12 个月。”

去年,杰士马主俱乐部在丘吉尔唐斯赛马场取得了历史最佳战绩。当时由杰士和澄空育马场(Clearsky Farms)共有的赛驹“探险家”完成惊天逆转,从最后一名一跃成为肯塔基橡树赛冠军。此后,“探险家”又获得了“年度最佳 3 岁雌马”日蚀奖(Eclipse Award)的殊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