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um 取消收费阅读,两次商业化尝试都失败了 – 明日頭條

Medium 取消收费阅读,两次商业化尝试都失败了

想让你知道:
这是一片关于收费内容失败的新闻,呃… Medium 在大马是被封锁的,如果新政府还没解锁,那么就得翻墙了。

博客平台 Medium 两次商业化尝试都失败了。

去年 3 月份,在裁掉了 1/3 的员工后,Medium 公司推出了新的商业模式——每月价格 5 美元的付费会员。Medium 声称,该付费会员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包括推荐各大新闻网站的文章、离线下载、语音朗读等功能。

与此同时,非付费会员用户只能每月阅读 3 篇文章,也没有更多额外功能。

但现在,Medium 公司决定不再推进这项付费会员订阅项目。根据尼曼新闻实验室(Nieman Lab)报道,Medium 公司于 4 月底发送邮件给内容出版商称,他们将从本月 7 日起逐步取消付费会员项目,完全停止应该在 6 月份。此后,付费用户无法再续费。

停止付费会员项目影响到了大约 24 家内容出版商,但 Medium 没有给出付费会员的数量。暂时还不清楚 Medium 下一步的计划。

Medium 负责合作伙伴的 Basil Enan 对 Medium 停止付费会员给出了解释,主要在于付费会员与出版商自己的付费墙存在冲突,以及付费会员实际阅读的出版商较少。

“停止这项功能的主要原因在于,当 Medium 付费用户无法阅读特定出版商为其订阅用户提供的部分文章时,这项功能就令人感到混乱。”Basil Enan 称,“此外,数万发布内容的内容出版商中,只有 21 家有付费会员(在阅读他们的文章)。”

Medium 根据用户的阅读时间、鼓掌(类似于点赞)给出版商分成,但具体分成情况各家都不同。例如有家出版商获得的收入最低保证是,用户千次文章阅读可以获得略低于 3 美元。

对于 Medium 平台上的内容出版商而言,付费会员在短期内就停止,影响了他们刚积累的用户、品牌。这引发了不少内容出版商的抱怨。

波士顿非盈利新闻研究所( Boston Institute for Nonprofit Journalism,简称 BINJ)是首批参与 Medium 付费会员的出版商之一,他们与 Medium 签了两年合约,目前总共有 100 位左右的付费会员。BINJ 公司的创始人 Chris Faraone 称,还是用户因无法续费发邮件,才让他意识到这件事。

博客平台 Medium 受到关注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其创始人 Evan Williams(也是社交网站 Twitter 的创始人之一),另外一部分也因为,作为美国最大的博客平台,Medium 商业化进展并不快。

Evan Williams 曾经表达过对于媒体靠广告收入这种模式的看法,认为“它加大了媒体对于点击率的追逐” ,还称这是一种 “浅薄和单一的标准。” Medium 因此放弃了广告业务。

本来,靠广告获得收入是一条看上去可行的方案。Medium 靠个人、内容出版商发布文章获得内容,本身已经吸引到了相当多的出版商和用户群。2016 年年底,每月有 6000 万读者在 Medium 上阅读文章,这能带来相当多的流量以及潜在的广告商。

砍掉广告业务后,付费会员被视作是 Medium 新的商业化策略,但这同时也带来了所有付费项目同样的问题:付费用户规模必然少于整个读者群,Medium 能否吸引到足够的用户付费就是个很大的问题。

现在付费会员项目没能做成,可能不太令人意外。Medium 付费会员提供附加值着重在于功能,但离线下载、编辑筛选的各大媒体的文章、语音朗读,这些都不是 Medium 所独有的。

此外,在最重要的内容方面,内容出版商没有将 Medium 作为唯一的分发渠道。Medium 因而没有像《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足够重要或者独家的信息可以提供,能吸引用户付费阅读的主要动力并不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