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京剧宝宝遇上马来狮,给你看辛苦的背后 – 明日頭條

当京剧宝宝遇上马来狮,给你看辛苦的背后

想给你知道:
1+1大过于2!京剧是中国的国粹,而舞狮也算是马来西亚的国粹之一。两个国粹的崭新结合,近期内在马来西亚进行了好几场的表演,包括华穗艺术节,冲击着观众的刻板印象。

“我的愿景是把中国文化带进来,同时把马来西亚的文化带出去。文化这一块,交流和参与很重要”。——世侨会青年团团长杨秉松

我们活在物质丰腴的年代,温饱后,文化艺术也开始起飞。可是在大马,发展趋向缓慢。世侨会之前,杨秉松曾是舞台剧演员,演过《天心月圆》,他深知艺术活动的卖票蛮辛苦的。

马来西亚人的艺术鉴赏力不太高。就以电影而言,大家愿意花15令吉进场,可是要花超过50令吉看舞台剧,普罗大众还不愿意掏腰包。剧场的现况是,表演者之间,今天你演我来看,明天我演你来看。看艺术表演的群众太少了,这是很不健康的现象。

世侨会青年团注重艺术文化的交流,直接促成这次京剧宝宝遇见马来狮在华穗节的演出。一代京剧代表梅兰芳也是从小就开始学习,历时10年的训练,最后才考进国剧院。也许技术纯熟的境界未必至臻完美,但要看最朴实无华的表演,捧京剧宝宝的场准没错。

“在中国,京剧拥有一个完整的系统。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每年生日都会要求观赏呢!我们这里比较普遍的是粤剧,京剧较不常见。世侨会把京剧宝宝带过来,是因为觉得比较有趣。”

说实在的,马来西亚华人对京剧的鉴赏力相对较弱。“这一次,我们和梳邦华小配合,30位不同年纪的学生,最小是一年级,从不懂京剧,从觉得土里土气到略懂一二,长达10天的集训改观了这群小孩的看法。

世侨会完全抱着开发的心态去做这件事。这次只是测测水温,但发现小朋友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更容易接受传统文化。”

在刻板印象种,京剧只是给老一辈的人看而已。 “京剧要创新,但精神还是要在,而不是乱改。和吉隆坡关圣宫的教练聊了过后,凑成了这次的合作。大家一开始也觉得怪怪的,后来双方教练都绞尽脑汁,把两种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文化精髓结合起来。在台上看到他们表演时觉得很不可思议。”

“没有马来狮的参与,单纯看京剧,我看到的是震撼和技术。到后面加入醒狮元素,我看的是感动,满身起鸡皮疙瘩。我6岁的孩子也有参与,第一次接触有点抗拒,后来慢慢喜欢上京剧。我们甚至有一两位马来人在里面,实在是很感动。”

“未来,京剧宝宝不一定要成为专业演员,可是一定要了解艺术。”——龙珠少儿京剧社社长朱世雄

9岁开始学京剧,投身艺术领域20多年的朱世雄,如今负责教学和编导。目前,他是中国京剧院全国京剧考级武汉考区负责人,并极力推行着文化运动,普及艺文教育,把高雅艺术带进中小学课堂。

“基本上,在北京的学校,把京剧编入正课的覆盖率高达80%,一般上一星期两堂课。其他省份如武汉,覆盖率会比较少。”

少年京剧的剧目选择偏向通俗易懂、深入显出,展现出青春、亮丽、活泼、载歌载舞的画面。在这次的表演中,《卖水》、《水漫金山》(白蛇传故事)等等的剧目,都偏向于舞蹈,配合丰富的肢体和动作展现京剧的多变性。

“教大人和小孩的确有分别。对小孩,我们不可能说太多的道理,因为他们感性的接受能力大过于理性。我都会直接示范和带领,说明这一句要笑,这一句要哭。他们能背,但不一定能理解,长大后回过头看就能领悟了。”

“京剧和舞狮是两个不同的玩意,但都是中华人民的文化,这样的结合让观众有新的视觉和听觉效果。”——吉隆坡关圣宫龙狮团署理主席张家俊

舞狮是文化遗产“我们在新年和节庆都会看到舞狮,这是马来西亚人最熟悉不过的传统文化之一。虽然舞狮源自中国,可是在马来西亚,我们把高桩舞狮文化推广到全世界,更在2007年列入非文化物质遗产。”

舞狮在本地的竞争很大,目前拥有超过1000个舞狮团,所有的舞狮团体都不断地精益求精,突破自己。“2012年成立的吉隆坡关圣宫,保存舞狮传统的同时也不断创新,配合时代的演进,高桩舞狮加入LED元素。今年,我们迈入第五个年头,极力推广舞狮文化,并继续做好商演和参加比赛。”

“如今,吉隆坡关圣宫龙狮团平均每个星期会有3到4场表演。建造新的文化馆也是另一个里程碑,并即将在11月份落成和开幕。它既是展览中心、会所,也是训练场地,希望能吸引更多对舞狮有兴趣的人参与这项文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