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拉查人的死亡观

《赴一场死亡的艺术和节庆》(1)

先给你一个环境背景。虽然印尼是一个以穆斯林居多的国家,但托拉查则是一个以80%基督徒为主的小镇,这种信仰冲突在该小镇并不存在,两者相互尊敬和兼容。

属于高海拔的托拉查,经济以种植稻米、可可、咖啡为主,而这一切的农业经济,恰恰成为他们流传至今的死亡祭俗主要原因。在逾500年前,托拉查族群曾将逝世的先人埋葬在土里,不过一段时日农业欠收,让一整年的农作毁于一旦。于是,部落的各个族群之首开会,并透过传统的通灵方式寻找原因。

他们认为,保护农作大地的神灵,不喜欢将遗体埋入土里,觉得这么做是玷污神灵之躯。于是,他们议决了让遗体埋于高处。托拉查被高山环绕,于是他们开始寻找高山凿出洞穴,让棺木摆放其中。自此之后,托拉查的收成便年年丰收,闻名的托拉查咖啡,便产于该地。

对托拉查人来说,他们认为死亡不代表一个人的离去,只是他们换个方式继续他们的人生,即使是在遇到危及生命的疾患也不排斥接受医疗服务,面对亲人的离去也依旧悲恸,但他们绝不逃避死亡;尤其是在北托拉查一个名为“邦加拉”(Pangala)的县,居民奉行着马聂聂(Ma'nene)习俗,每隔一段时间把亲人的尸身从墓中取出,换上新的寿衣。

托拉查的经济命脉以稻米、可可、和咖啡为主。
水牛被视为往生者前往天堂的座驾,所以每一次的祭祀仪式,最低要求必须献祭4头水牛。

托拉查的葬礼共分成4个阶级,一切按照当地人民的家庭阶级之分,所以每一个阶级的葬礼需求皆不同。

葬礼最低要求必须献祭4头水牛,水牛除了象征是死者通往天堂的座驾外,在仪式后也可以分发给出席葬礼的人,以示回礼。

但是对穷苦人家而言,他们没有能力购买4头水牛。于是葬礼习俗的最低做法,是在亲人逝世后,到养猪栏对着围栏敲打数声,象征着已经宰杀猪只。

除了水牛以外,习俗也献祭猪只,狗只,每个阶级的数量从4头、8头、12头等倍增,最高到24头。

在古时候,最高级别的葬礼还必须到其他村子去抓人,或者挑选一名奴隶,在葬礼上砍下人头作为献祭,而人头骷髏,高挂在东阁南上,象征身份地位。

不过在17世纪,荷兰人殖民当地时灌输了人权意识,他们才停止有关做法,改以宰杀动物取代。可是现今的一些东阁南上方,仍摆放着以前留下来的骷髏。

左边的东阁南,是托拉查人摆放米粮的地方。它和传统住家的结构在于底部由6根粗大的柱子撑起。相传米灵因为不希望米粮放在肮脏的地上,所以族人建起了东阁南,而且也采用当地特别的木材,因为表皮光滑,可以防止蚂蚁或昆虫攀爬。
葬礼开始的前段,牧师以传统的托拉查语念诵死者的生平事迹。托拉查语被视为族里最高级的语言,但如今相传式微,听的懂的人越来越少。
刀手一边快速地拿起刀子在水牛颈部挥舞,一边牵着绳索防止水牛乱窜。不稍两分钟,水牛失去知觉地倒在血泊中,刀手优雅地收起刀子,而这一切血腥的一幕尽收每个村民的眼帘,包括小孩。

这次举行葬礼的对象,逝者是邦加拉村里一个部落的酋长夫妇。他们相继在一个月内先后离世,但却迟至同一天才举行葬礼。

托拉查的葬礼习俗,允许亲属在整个家庭在作出一致意见,同意何时、何处、何种级别举行葬礼之前,让先人的遗体继续安放在同一屋檐下。

在那段期间,他们还是会以平常心去对待逝者,包括和他们对话,问候他们,甚至是用餐前也会叫一声,只是对方已经失去了心跳,不会回应。

由于村长的身份显赫,所以家人必须筹备葬礼,包括搭建舞台、购买水牛等等。筹备一场葬礼往往耗时数天至一星期。

献祭仪式后,村民们热心地将两具灵柩从屋内移出到外摆放,过程中摇摆灵柩,犹如节庆般热闹。
到了下午时分,众人开始分发屠宰的肉类。
小女孩拿着透明塑料杯,在肉堆中试着捕抓苍蝇,生死对她而言还很遥远。
这是另外一场的葬礼,众人架起长竹将灵柩抬至安葬。(台湾作家葉覓覓提供)
入葬前,家属还是会抚棺痛哭,但那是最后一次。在日后的马聂聂仪式上,再度将遗体换上新寿衣,才能相逢。(台湾作家葉覓覓提供)

分享和轉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