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遗体继续坐着

《赴一场死亡的艺术和节庆》(2)

上一篇提到,托拉查人的葬礼分成很多级别,最高级别也分成很多种仪式和内容,而“坐姿遗体”便是其中一种。

本文的内容对象,是一名在拍摄前已经离世3天的102岁人瑞。他们家位于托拉查通往邦加拉村落的路上,家族事业以种植咖啡和可可为主,算是当地的名门望族。

也因为身份地位的不同,人瑞的家人们都一致决定,让妈妈/奶奶享有最高级别的葬礼待遇。

于是,在老奶奶离世后,家人为她换上托拉查的传统服装,额头戴着细小秀珠串成的装饰,他们和其他族群或传统不同,即使是身份显赫,也没有让遗体穿戴太多的贵重物品。

值得注意的是,老奶奶手上拎着的包包。

在托拉查,许多人会拿着这种用长绳作为关口的包包,但必须记得,这类包包分成两种,用作出席丧礼,或涉及死亡等活动时,包包的两角呈三角形;若一般外出,则两角则属于圆形或无特别设计。

走入东阁南式建筑物,在你不断踩着阶梯上到三楼的中央客厅时,陆续看到的是老奶奶已经坐在一张椅子上,脸上安详的笑容,双手环放在一块,双脚摊直。

家人们的谈笑声弥漫整个空间,毫无诡异可言,就算是从未接触的外人,拜访前的担忧和犹豫也随之消失。在那里,亲人逝世仿佛和世界各地一样,都是将亲人凝聚在一块的时刻,但他们多了欢乐。

尽管如此,由于人瑞已经逝世三天,家属为了让尸体保存更久些而使用了少量的甲醛,即,“福尔马林”。所以,家人看见摄像器材的时纷纷主动要求合照,可是靠近老奶奶不久,就被福尔马林的味道呛至眼红流泪。

人瑞的儿子们毫无避忌地抚摸遗体。

所以,依据最高级别的葬礼,这户人家会献祭许多的水牛,象征老奶奶的豪华座驾队伍,不过至于献祭数量,他们并未告知。

尽管基督教传入托拉查,可是他们没有让托拉查祖先的传统流失,人们依旧相信水牛可以护送先人前往“普雅”(PUYA),一个在托拉查南方,也就是天堂之下的地方。

他们在相信着上帝的同时,也相信水牛献祭的数量,和自己的家族声望有关,尤其是当牛角高挂在东阁南上方时,更清楚显示家庭的颜面。

分享和转载